Tag Archives: (7-10)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10)

天女說:「不要這麼說,舍立弗法師。為什麼?這些花真是很適宜的。為什麼?這些花既沒有分別[238],也沒有歧視。然而舍立弗長老分別與歧視兩者都有。舍立弗法師,對一位為了正確教導的佛法教義而出家的人而言,不適當的就是分別和歧視。然而長老們充滿這些妄念。對沒有這些妄念的人永遠都是適當的。

舍立弗法師,看看這些花朵怎麼不黏在這些大雄和菩薩的身上!這是因為他們已滅除了分別和歧視。舉例說,邪靈有能力控制會害怕的人,卻不能干擾不害怕的。同樣,那些被世間恫嚇的人就受到色、聲、香、味和觸的控制,而這些卻不干擾那些不怕有為世界固有煩惱的人。因此,這些花朵會黏在沒有去盡煩惱結習的人的身上,而不會黏在已經去盡煩惱結習的人身上。所以,這些花朵不會黏在已經去盡一切結習的菩薩身上。」

[238] Constructual thought。臆測。

天女言:「止。勿謂此華為不如法。所以者何?是華如法。惟尊者等自不如法。所以者何?諸出家者,若有分別、有異分別,則不如法。若無分別、無異分別,是則如法。

 

惟,舍利子,觀諸菩薩華不著者,皆由永斷一切分別及異分別。觀諸聲聞華著身者,皆由未斷一切分別及異分別。惟,舍利子,如人有畏時,非人得其便。若無所畏,一切非人不得其便。若畏生、死、業、煩惱者,即為色、聲、香、味、觸等而得其便。不畏生、死、業、煩惱者,世間色、聲、香、味、觸等不得其便。又,舍利子,若煩惱習未永斷者華著其身。若煩惱習已永斷者華不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