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6-9)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6-9)

那時,元老大迦葉聽到關於菩薩的不可思議解脫的這樣教導,感到驚異。就對舍利弗尊者說:「舍利弗尊者,如果有人對天生盲人顯示各種東西,盲人還是不能看見任何一件東西。同樣的,舍利弗尊者,在這不可思議解脫法門教給大家的時候,所有的聲聞和辟支佛,就像那天生盲人,連一個不可思議解脫的原因都不能理解。在聰明人裡,聽到這不可思議解脫,有誰不決心要成就無上正等正覺?至於我們,六根敗壞,像個燒過的腐朽的種子。如果不改變過來接受大乘,我們還能做什麼?我們所有聲聞和辟支佛聽到這個法的教導應該爆發出震動三千大千世界的遺憾吶喊!

至於菩薩,聽到這不可思議解脫的時候他們應該像年輕法王子得到王冠、接受選定一樣快樂。他們應該更加投入這不可思議解脫到極點。說真的,那整群魔王對一個獻身於不可思議解脫的又能有什麼作為?」

在大迦葉元老說了這些道理的時候,三萬二千天人決心要成就無上正等正覺。

爾時尊者大迦葉波聞說安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不可思議解脫神力,歎未曾有。便語尊者舍利子言:「譬如有人對生盲者雖現種種差別色像,而彼盲者都不能見。如是一切聲聞、獨覺,皆若生盲,無殊勝眼。聞說安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所現難思解脫神力乃至一事亦不能了。誰有智者男子女人聞說如是不可思議解脫神力不發無上正等覺心?我等今者於此大乘如燋敗種,永絕其根,復何所作?我等一切聲聞、獨覺聞說如是不思議解脫神力皆應號泣聲震三千大千世界。

 
一切菩薩聞說如是不可思議解脫神力皆應欣慶頂戴受持,如王太子受灌頂位,生長堅固信解勢力。若有菩薩聞說如是不可思議解脫神力,堅固信解,一切魔王及諸魔眾於此菩薩無所能為。」
當於尊者大迦葉波說是語時,眾中三萬二千天子皆發無上正等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