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紀良-Chi-Liang 邱-Chiu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12)

舍立弗:「天女,解脫不是脫離貪、瞋、癡?」

天女:「『解脫就是要脫離貪、瞋、癡』是為極度傲慢之人[242]的教導。對不傲慢的人,就教他們:貪、瞋、癡的根本性質就是解脫。」

舍立弗:「太好了!太好了,天女!哇,你已經得到什麼了?已經證悟什麼了?使你有這樣辯才。」

天女:「我沒有得到什麼,舍立弗法師。我沒有證悟什麼。所以我有這樣口才。凡是認為”我已經得到了!我已經證悟了!”的人在妥善教導的佛法規矩裡都是增上慢[243]。」

[242] Excessively proud。增上慢人。
[243] 過於傲慢。

舍利子言:「豈不以離貪、瞋、癡等為解脫耶?」

天曰:「佛為諸增上慢者說離一切貪、瞋、癡等以為解脫。若為遠離增上慢者即說一切貪、瞋、癡等本性解脫。」
舍利子言:「善哉,天女,汝何得證慧辯若斯?」
天曰:「我今無得、無證,慧辯如是。若言”我今有得、有證”,即於善說法毘奈耶為增上慢。」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11)

於是舍立弗尊者對天女說:「天女,你在這房子裡住多久了?」

天女回答:「我住在這裡和長老您得到解脫的時間一樣久。」

舍立弗說:「那麼,你在這房子裡住了十分久了?」[239]

天女說:「長老得解脫很久了嗎?」對這問題舍立弗長老默而不語。

那天女接著說;「長老,你是智慧第一的人!為何不說話?現在輪著你時,你卻不回答問題。」

舍立弗:「因為解脫是無可說明的[240],天女,我不知說什麼。」

天女:「長老說的一切話都具有解脫的天性。為什麼?解脫既不是從內心,不是由外界,也不能離開內外而得。同樣,話既不在內,不在外,也不能在其他任何地方而得。所以,舍立弗法師,不要用不說話來指向解脫!為什麼?神聖的解脫就是萬法平等[241]!」

[239] 舍立弗一時未見時間也具空性。
[240] 只可自己覺悟,而沒有辦法用言語文字對別人完全表白清楚。
[241] “說”與”無說”皆性空,故平等。不要以為”無說”較高。

舍利子言:「天止此室,經今幾何?」

天女答言:「我止此室如舍利子所住解脫。」

舍利子言:「天止此室如是久耶?」

天女復言:「所住解脫亦何如久?」時舍利子默然不答。
天曰:「尊者是大聲聞,具大慧辯。得此小問,默不見答。」
舍利子言:「夫解脫者離諸名言。吾今於此竟(不)知何說。」

天曰:「所說文字皆解脫相。所以者何?如此解脫非內、非外、非離二種中間可得。文字亦爾,非內、非外、非離二種中間可得。是故無離文字說於解脫。所以者何?以其解脫與一切法其性平等。」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10)

天女說:「不要這麼說,舍立弗法師。為什麼?這些花真是很適宜的。為什麼?這些花既沒有分別[238],也沒有歧視。然而舍立弗長老分別與歧視兩者都有。舍立弗法師,對一位為了正確教導的佛法教義而出家的人而言,不適當的就是分別和歧視。然而長老們充滿這些妄念。對沒有這些妄念的人永遠都是適當的。

舍立弗法師,看看這些花朵怎麼不黏在這些大雄和菩薩的身上!這是因為他們已滅除了分別和歧視。舉例說,邪靈有能力控制會害怕的人,卻不能干擾不害怕的。同樣,那些被世間恫嚇的人就受到色、聲、香、味和觸的控制,而這些卻不干擾那些不怕有為世界固有煩惱的人。因此,這些花朵會黏在沒有去盡煩惱結習的人的身上,而不會黏在已經去盡煩惱結習的人身上。所以,這些花朵不會黏在已經去盡一切結習的菩薩身上。」

[238] Constructual thought。臆測。

天女言:「止。勿謂此華為不如法。所以者何?是華如法。惟尊者等自不如法。所以者何?諸出家者,若有分別、有異分別,則不如法。若無分別、無異分別,是則如法。

 

惟,舍利子,觀諸菩薩華不著者,皆由永斷一切分別及異分別。觀諸聲聞華著身者,皆由未斷一切分別及異分別。惟,舍利子,如人有畏時,非人得其便。若無所畏,一切非人不得其便。若畏生、死、業、煩惱者,即為色、聲、香、味、觸等而得其便。不畏生、死、業、煩惱者,世間色、聲、香、味、觸等不得其便。又,舍利子,若煩惱習未永斷者華著其身。若煩惱習已永斷者華不著也。」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9)

此時,一位住在這房子裡的天女,聽了這關於大雄菩薩的佛法開示,歡欣、高興、過於快樂,便顯現她的色身出來,更以天界之花如驟雨般落在這些大雄、菩薩和大聲聞身上。落到菩薩身上的花朵,它們隨即落到地上。但是落到大聲聞身上的時候,它們卻卡住而不落下。大聲聞抖動這些花,甚至還用了他們的神力,可是這些花朵仍然不落下。那時那位天女就問舍立弗尊者:「舍立弗法師,你們為什麼要抖落這些花?」

舍立弗回答:「天女,這些花朵對出家人不宜,所以我們試著抖落它們。」

時無垢稱室中有一本住天女,見諸大人聞所說法得未曾有,踴躍歡喜,便現其身。即以天花散諸菩薩大聲聞眾。時彼天花至菩薩身即便墮落。至大聲聞便著不墮。時聲聞眾各欲去華。盡其神力皆不能去。爾時天女即問尊者舍利子言:「何故去華?」

 

 

舍利子言:「華不如法,我故去之。」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6-10)

然後,維摩詰對元老大迦葉說:「大迦葉法師,在十方無數世界裡玩弄邪惡的那些魔王都是住於不可思議解脫裡的菩薩。他們玩弄邪惡是要用他們解脫技法裡的本領去開導眾生。大迦葉法師,所有那些可憐的乞者來向十方無數世界的菩薩乞討手掌、腳掌、耳朵、鼻子、一些血、肉、骨頭、骨髓、眼睛、軀幹、頭顱、四肢、肢體、王位、王國、國家、妻子、兒子、女兒、奴僕、女奴、馬、象、戰車、二輪馬車、金、銀、各類寶石、珍珠、硨磲[224]、水晶[225]、珊瑚、綠寶石、寶物、食物、飲料、萬靈藥和衣服,這些很敢要求的乞者通常都是住於不可思議解脫的菩薩。他們用解脫技法裡的本領去測試並顯示菩薩的堅定深心。怎麼說?大迦葉法師,菩薩都以極端嚴峻的方法顯示其堅定。而凡夫,除非給予他們機會,沒有力量成為這麼敢向菩薩要求的人。沒有無止盡地給予機會,他們沒能力那樣殺奪。

大迦葉法師,正如螢火蟲不能掩遮太陽之光,大迦葉法師,沒有特別的准許,凡夫像這樣去攻擊搶奪菩薩是不可能的。大迦葉法師,正如驢不能發起對野象的攻擊。即使能,大迦葉法師,一個不是菩薩的人也不能侵擾菩薩。只有是菩薩的才能侵擾另一位菩薩,也只有菩薩才能承受另一位菩薩的侵擾。大迦葉法師,這只是對住於不可思議解脫的菩薩的解脫技法的知識力量的一點簡介而已。」

[224] Conch。海貝。
[225] Crystal。礦物結晶體。古譯玻璃。

時無垢稱即語尊者迦葉波言:「十方無量無數世界作魔王者多是安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方便善巧現作魔王,為欲成熟諸有情故。大迦葉波,十方無量無數世界一切菩薩諸有來求手、足、耳、鼻、頭、目、髓、腦、血、肉、筋、骨、一切支體、妻、妾、男、女、奴婢、親屬、。村、城、聚落、國邑、王都、四大洲等,種種王位,財、穀、珍寶、金、銀、真珠、珊瑚、螺貝吠、琉璃等諸莊嚴具,房舍、床、座、衣服、飲食、湯藥、資產、象、馬、輦、輿、大小諸船、器仗、軍眾,如是一切逼迫菩薩而求乞者多是安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以巧方便現為斯事試驗菩薩,令其了知意樂堅固。所以者何?增上勇猛諸大菩薩為欲饒益諸有情故,示現如是難為大事。凡夫下劣無復勢力,不能如是逼迫菩薩為此乞求。

 

大迦葉波,譬如螢火終無威力映蔽日輪。如是凡夫及下劣位無復勢力逼迫菩薩為此乞求。大迦葉波,譬如龍、象現威鬪戰,非驢所堪。唯有龍、象能與龍、象為斯戰諍。如是凡夫及下劣位無有勢力逼迫菩薩。唯有菩薩能與菩薩共相逼迫。是名安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方便善巧智力所入不可思議解脫境界。」

說此法時,八千菩薩得入菩薩方便善巧智力所入不可思議解脫境界。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91)

佛說是經已,長老須菩提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1

When Buddha finished his talk, the venerable Subhūti, the bhikshus, bhikshunis, lay brothers and sisters, and the whole realms of gods, humans and asuras were filled with great joy by his teaching, took it sincerely to hearts, then went their ways.

心得: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91)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6-9)

那時,元老大迦葉聽到關於菩薩的不可思議解脫的這樣教導,感到驚異。就對舍利弗尊者說:「舍利弗尊者,如果有人對天生盲人顯示各種東西,盲人還是不能看見任何一件東西。同樣的,舍利弗尊者,在這不可思議解脫法門教給大家的時候,所有的聲聞和辟支佛,就像那天生盲人,連一個不可思議解脫的原因都不能理解。在聰明人裡,聽到這不可思議解脫,有誰不決心要成就無上正等正覺?至於我們,六根敗壞,像個燒過的腐朽的種子。如果不改變過來接受大乘,我們還能做什麼?我們所有聲聞和辟支佛聽到這個法的教導應該爆發出震動三千大千世界的遺憾吶喊!

至於菩薩,聽到這不可思議解脫的時候他們應該像年輕法王子得到王冠、接受選定一樣快樂。他們應該更加投入這不可思議解脫到極點。說真的,那整群魔王對一個獻身於不可思議解脫的又能有什麼作為?」

在大迦葉元老說了這些道理的時候,三萬二千天人決心要成就無上正等正覺。

爾時尊者大迦葉波聞說安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不可思議解脫神力,歎未曾有。便語尊者舍利子言:「譬如有人對生盲者雖現種種差別色像,而彼盲者都不能見。如是一切聲聞、獨覺,皆若生盲,無殊勝眼。聞說安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所現難思解脫神力乃至一事亦不能了。誰有智者男子女人聞說如是不可思議解脫神力不發無上正等覺心?我等今者於此大乘如燋敗種,永絕其根,復何所作?我等一切聲聞、獨覺聞說如是不思議解脫神力皆應號泣聲震三千大千世界。

 
一切菩薩聞說如是不可思議解脫神力皆應欣慶頂戴受持,如王太子受灌頂位,生長堅固信解勢力。若有菩薩聞說如是不可思議解脫神力,堅固信解,一切魔王及諸魔眾於此菩薩無所能為。」
當於尊者大迦葉波說是語時,眾中三萬二千天子皆發無上正等覺心。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90)

何以故?1

一切有為法2
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
應作如是觀。」3

Then, World-Honored One gave this gatha:

‟All compounded things2 should be viewed as
The stars at dawn, the faults of vision, or the flickering lamps
,
The mock shows, the dew drops, or the bubbles in streams,
The dreams, the flashes of lightnings, or the clouds”.3

心得  Notes:

1. 中文譯本中只有鳩摩羅什本有此問句。其他本不是缺就是‛而說偈曰’之類的。

2. The compounded: It includes me, all things, merits, and every notion I have perceived in this world through my six cognitions (parijñāna, consciousness).   有為法:包括我自己以及所有經由六識所體會、所發覺的事、福德和觀念。

3. Although all compounded things are like worthless phantoms to bodhisattvas, those things may be very helpful to us. We should figure out some way to utilize those compounded things, such as rules, goals, merits, perceptions and notions, to cut down our desires, hatreds, and follies, so that we may purify our minds and attain the enlightenment.     雖然一切有為法對菩薩如夢幻泡影,但對我們不是甚麼用都沒有。我們要借用有為法來慢慢滅去自己心裡對有為法的貪、嗔、癡,清淨自己的心,發起菩提心,得到正覺。

白話:

然後世尊說偈:

「如晨星、翳、燈、幻、露,
水泡、夢、閃電、雲霧,
世間一切有為法,
都要這樣去觀察。」

(待續_To be continued)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6-8)

這樣,住於不可思議解脫的菩薩能神妙地把任何種類的眾生轉變成世界君主、護法天王、帝釋、梵天、聲聞、辟支佛、菩薩,甚至一位佛。菩薩能神妙地把十方一切眾生的全部吵鬧聲,很好的、普通的、不好的,都轉變成佛的聲音,配上佛、法、僧的字句,讓他們宣佈『無常!苦!空!無我!』能讓他們覆誦十方一切佛所教的所有文字和聲音的教導。

 

 

 

 
舍利弗法師,我告訴你的只是進入住於不可思議解脫的菩薩的領域的一小部分法門。舍利弗法師,若將進入住於不可思議解脫的菩薩的領域的整個法門教導向你解釋,那需要超過一劫,甚至更長的時間。」

又舍利子,若住如是不可思議解脫菩薩能以神力現作佛身種種色像,或現獨覺及諸聲聞種種色像,或現菩薩種種色像,諸相隨好,具足莊嚴;或復現作梵王、帝釋、四大天王、轉輪王等一切有情種種色像;或以神力變諸有情令作佛身及諸菩薩、聲聞、獨覺、釋、梵、護世、轉輪王等種種色像;或以神力轉變十方一切有情上、中、下品音聲差別,皆作佛聲第一微妙。從此佛聲演出無常、苦、空、無我、究竟涅槃、寂靜義等言詞差別;乃至一切諸佛、菩薩、聲聞、獨覺說法音聲皆於中出;乃至十方諸佛說法,所有一切名句文身音聲差別皆從如是佛聲中出,普令一切有情得聞。隨乘差別悉皆調伏。或以神力普於十方隨諸有情言音差別如其所應出種種聲,演說妙法,令諸有情各得利益。

唯,舍利子,我今略說安住如是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方便善巧智力所入不可思議解脫境界。若我廣說,或經一劫,或一劫餘,或復過此,智慧辯才終不可盡。如我智慧辯才無盡,安住如是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方便善巧智力所入不可思議解脫境界亦不可盡,以無量故。」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6-7)

還有,舍利弗法師,有些眾生要經過無量時間的教化才得度,有些眾生經過短時間教化即得度。住於不可思議解脫的菩薩,為了度那些要經過無量時間教化才得度的眾生,能使過一星期好像過一劫之久。為了度那些只要短時間教化即得度的眾生,又能使過一劫好像只過一星期。那些要經過無量時間教化才得度的眾生真的覺得一星期好像一劫之久。那些只要短時間教化即得度的眾生真的覺得一劫好像只過一星期。

像這樣,住於不可思議解脫的菩薩能在一個佛土內顯示所有佛土功德的壯麗光輝。同樣,他能將一切眾生放在他右手掌心,不用離開他自己的佛土,以超自然的思想速度將所有的佛土顯露給他們。他能在一個毛孔裡展示過去供奉十方一切諸佛的供品,以及十方一切日、月、星、宿天體。他能將十方宇宙風層[222]裡所有的颶風吸法門內而不讓自己的身體受傷,也不讓各佛土內的森林草木遭到夷平。他能把於劫盡時燒盡一切佛土內全部世界所有超級新星的一切火團吞入肚內,而不牴觸它們的功能。已經向下跨越了恆河沙數佛土的他,檢起一個佛土,他能向上而起,穿過恆河沙數佛土,將那個佛土放在高處,就像一個壯漢拿起一片針尖上的棗葉[223]

[222] 古代宇宙學認為宇宙是由強不可透的可怕巨風氣層所包圍。

[223] 用刺尖挑舉起棗葉意謂輕而易舉。此棗葉不是指中國北方的棗樹的葉,應指生長於亞熱帶的棗叢葉,屬灌木,枝上有刺針。

又,舍利子,若住如是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或諸有情宜見生死多時相續而令調伏,或諸有情宜見生死少時相續而令調伏,能以神力隨彼所宜。或延七日以為一劫,令彼有情謂經一劫。或促一劫以為七日,令彼有情謂經七日。各隨所見而令調伏。雖現如是神通作用,而不令彼所化有情覺知如是時分延促。唯令所餘覩神通力調伏之者覺知延促。如是安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方便善巧智力所入不可思議解脫境界,非諸聲聞獨覺所測。

又,舍利子,若住如是不可思議解脫菩薩能以神力集一切佛功德莊嚴清淨世界,置一佛土,示諸有情。又以神力取一佛土一切有情置之右掌,乘意勢通遍到十方,普示一切諸佛國土。雖到十方一切佛土,住一佛國,而不移轉。又以神力從一毛孔現出一切上妙供具,遍歷十方一切世界,供養諸佛、菩薩、聲聞。又以神力於一毛孔普現十方一切世界所有日、月、星、辰色像。又以神力乃至十方一切世界大風輪等吸置口中而身無損。一切世界草木叢林,雖遇此風,竟無搖動。又以神力十方世界所有佛土劫盡燒時總一切火,內置腹中。雖此火勢熾焰不息,而於其身都無損害。又以神力過於下方無量俱胝殑伽沙等諸佛世界,舉一佛土,擲置上方,過於俱胝殑伽沙等諸佛世界一佛土中,如以針鋒舉小棗葉。擲置餘方,都無所損。雖現如是神通作用,而無緣者不見不知。於諸有情竟無惱害。唯令一切覩神通力調伏之者便見是事。如是安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方便善巧智力所入不可思議解脫境界,非諸聲聞獨覺所測。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88)

須菩提,若有人1以滿無量阿僧衹世界七寶持用布施2;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菩提心3者持於此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人演說,其福勝彼。4
Subhūti, if a bodhisattva filled up innumerable worlds with his seven treasures and gave them in gifts of alms to all Tathāgatas; and if another good man or good woman took from this Prajnaparamita, this discourse on Dharma, even only four lines to receive, retain, read, recite and clearly expound them in full detail for others, the latter would bring about a greater heap of merit.4

心得  Notes: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88)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6-6)

還有,舍利弗法師,住於不可思議解脫的菩薩能將全部四大洋的水倒入他皮膚上的一個毛孔內而不會傷害到水生動物,像是魚、龜、鱷魚、青蛙,以及其他生物。也不讓龍、夜叉、乾達婆和阿修羅警覺他們在哪裡。整個動作是可見的,但對那裡的任何眾生都沒有傷害或打擾。

 

 

這樣的菩薩能用右手將這三千大千世界拿起,好像它是一個承胚板[221],將它旋轉,丟到恆河沙數世界之外,而裡面的眾生都不知道他們移動了或是移動的原因。菩薩又能接住它,放回原處。眾生都不會懷疑他們曾有去還;但整個動作是可見的。

[221] 陶器製作者製胚時所用的轉動圓形板。製胚時,上置潮濕陶料,一邊快速轉動承胚板,一邊拉胚成形。

又,舍利子,若住如是不可思議解脫菩薩,四大海水深廣如是,能以神力內一毛孔,而令毛孔形量不增,四大海水形量不減。雖現如是神通作用,而不令彼諸龍、藥叉、阿素洛等知見我等何往何入,亦不令彼魚、鼈、黿、鼉及餘種種水族生類、諸龍、神等一切有情憂怖惱害。唯令所餘覩神通力調伏之者知見如是四大海水入於毛孔。如是安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方便善巧智力所入不可思議解脫境界,非諸聲聞獨覺所測。

又,舍利子,若住如是不可思議解脫菩薩,如是三千大千世界形量廣大,能以神力方便斷取置右掌中。如陶家輪,速疾旋轉,擲置他方殑伽沙等世界之外。又復持來還置本處。而令世界無所增減。雖現如是神通作用,而不令彼居住有情知見我等何去何還,都不令其生往來想亦無惱害。唯令所餘覩神通力調伏之者知見世界有去有來。如是安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方便善巧智力所入不可思議解脫境界,非諸聲聞獨覺所測。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87)

「須菩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1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 不生法相。2

須菩提,所言法相者,如來說即非法相。是名法相。3

Subhūti, those who have set out in the bodhisattva-vehicle should appreciate all dharmas1 in like manner, view them in like manner and understand them in like manner: without producing any notion of a dharma.

Subhūti, the Tathāgata teaches that the notion of a dharma is no notion. It is referred to as the notion of a dharma.3

心得  Notes: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87)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6-5)

這時,舍利弗尊者對維摩詰說:「大人,真是令人驚異!這數百萬寶座,這麼高大,竟然進得了這麼小的一間房子,而且毗耶離大城、其他村莊、城市、王國、瞻部洲的大城市、其他三大洲,那些天人、龍、夜叉、乾達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以及摩睺羅迦[219]的住所,這些全都出現,沒有任何障礙,就像原來一樣!」

維摩詰回答:「舍利弗法師,諸佛及諸菩薩有一種解脫叫做不可思議。住於不可思議解脫的菩薩能將眾山之王,那個那麼高大、那麼神聖、那麼巍峨的須彌山,納於一粒芥菜子之內。他能做這樣的示範而無需將芥菜子放大或將須彌山縮小。四天王和忉利諸天[220]中眾神甚至不知道自己在那裡。只有那些註定要以奇蹟調教的眾生才看見並明白把眾山之王須彌山納入芥菜子內。舍利弗法師,這就是進入菩薩的不可思議解脫的領域的一個法門。

舍利子言:「甚奇,居士。如此小室乃能容受爾所百千高廣嚴淨師子之座,不相妨礙。廣嚴大城及贍部洲四大洲等,諸世界中城邑,聚落,國土,王都。天,龍,藥叉,阿素洛等所有宮殿。亦不迫迮。悉見如本前後無異。」

 
無垢稱言:「唯,舍利子,諸佛如來應正等覺及不退菩薩有解脫名不可思議。若住如是不可思議解脫菩薩,妙高山王高廣如是,能以神力內芥子中,而令芥子形量不增,妙高山王形量不減。雖現如是神通作用而不令彼四大天王、三十三天知見我等何往何入。唯令所餘覩神通力調伏之者知見妙高入乎芥子。如是安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方便善巧智力所入不可思議解脫境界。非諸聲聞獨覺所測。

[219] Gods, nāgas, yaķsas, gandharvas, asuras, garudas, kimnaras, mahoragasm。

[220] Four Mahārājas 和 Trayastrimśā heavens。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86)

須菩提,若人言佛說1:『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於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說義不?」

「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來所說義。

何以故?世尊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非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2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

Should someone say that Buddha declared the notion of a self, a person, a being, or a soul; Subhūti, what would you say? Did he speak right?’

‛No, World-Honored One, he did not speak right.

Why? The Tathāgata teaches that the notion of a self is no notion of a self.2 It is only referred to as the notion of a self.’

心得  Notes: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86)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6-4)

這時維摩詰對年輕的文殊師利王子說:「文殊師利,請菩薩們將身體改變成適當大小,坐上這些寶座!」

於是那些已得神通的菩薩把自身變成四百二十萬由旬高,坐上了寶座。但是那些新發意菩薩不能改變自己身材去坐上寶座。這時維摩詰對那些新發意菩薩講解了一些東西,使他們得到五通。得五通之後,他們把自身變成四百二十萬由旬高,坐上了寶座。可是那些大聲聞仍然不能坐上寶座。

維摩詰對舍利弗尊者說:「舍利弗法師,坐上你的寶座。」

他答道:「善知識大人,這些寶座太大太高,我坐不上去。」

維摩詰說:「舍利弗法師,向須彌燈王如來稽首行禮,你就能坐上寶座。」

於是這些大聲聞都向須彌燈王如來稽首行禮,他們都上了寶座。

時無垢稱語妙吉祥:「就師子座。與諸菩薩及大聲聞如所敷設俱可就座。當自變身稱師子座。」
其得神通諸大菩薩各自變身為四十二億踰膳那量。昇師子座端嚴而坐。其新學菩薩皆不能昇師子之座。時無垢稱為說法要。令彼一切得五神通。即以神力各自變身為四十二億踰膳那量,昇師子座端嚴而坐。其中復有諸大聲聞皆不能昇師子之座。
時無垢稱語舍利子:「仁者云何不昇此座?」

舍利子言:「此座高廣,吾不能昇。」

無垢稱言:「唯,舍利子,宜應禮敬山燈王佛,請加神力。方可得坐。」

時大聲聞咸即禮敬山燈王佛,請加神力,便即能昇師子之座,端嚴而坐。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85)

如來說一合相即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1

「須菩提,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說2,但凡夫之人貪著其事。」

The coagulated planets, the Tathāgata teaches that there are no planets. They are just referred to as the coagulated planets.’
‛Subhūti, that “coagulated planets” is a common expression without factual content. Only the common people seize on it. 

心得  Notes: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85)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6-3)

然後,維摩詰對文殊師利法王子說:「文殊師利,你行遍十方世界無數百千佛土。你在哪個佛土裡見過最佳品質的頭等獅子座?」

文殊師利回答:「大人,如果向東越過比三十二條恆河之沙還要多的佛土,會發現一個叫做須彌相[214]的世界。那裡住了一位如來,名叫須彌燈王[215]。他身高八百四十萬由旬[216],他的寶座高六百八十萬由旬。那裡的菩薩高四百二十萬由旬,他們的寶座高三百四十萬由旬。大人,最精緻、最宏偉的寶座在須彌相世界,須彌燈王如來的佛土。」

這時,已經專心入定的維摩詰做了個神奇的演示,使須彌相世界的須彌燈王世尊如來送了三百二十萬寶座來此世界。這些寶座如此高廣美麗,是菩薩、大聲聞、帝釋、梵天、護法天王和天人都未曾見過類似的。這些寶座由天空降下,落入維摩詰的房子裡。這三百二十萬寶座自己排好,不擁擠。而房子好像也依此自己變大。那毗耶離大城並沒有變暗,瞻部洲[217]也沒有,四大洲[218]也沒有。每樣東西看起來都和剛才一樣。

時無垢稱問妙吉祥:「仁者曾遊十方世界無量無數百千俱胝諸佛國土。何等佛土有好上妙具足功德大師子座?」

妙吉祥言:「東方去此過三十六殑伽沙等諸佛國土,有佛世界,名曰山幢。彼土如來號山燈王。今正現在安隱住持。其佛身長八十四億踰膳那量。其師子座高六十八億踰膳那量。彼菩薩身長四十二億踰膳那量。其師子座高三十四億踰膳那量。居士當知彼土如來師子之座最為殊妙具諸功德。」

時無垢稱攝念入定發起如是自在神通。即時東方山幢世界山燈王佛遣三十二億大師子座,高廣嚴淨,甚可愛樂,乘空來入無垢稱室。此諸菩薩及大聲聞、釋、梵、護世、諸天子等昔所未見,先亦未聞。其室欻然廣博嚴淨,悉能苞容三十二億師子之座不相妨礙。廣嚴大城及贍部洲四大洲等,諸世界中、城邑、聚落國土、王都,天、龍、藥叉、阿素洛等所住宮殿亦不迫迮。悉見如本前後無異。

[214] Merudhvaja。
[215] Merupradīparāja。
[216] League。長度名。目前一league約等於三哩。
[217] Jambudvīpa。或譯閻浮提。是我們所住的世界。此洲中心有閻浮樹(瞻部樹),故名。
[218] World of four continents。或譯四天下。瞻部洲是其中之一。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84)

世尊,如來所說三千大千世界1即非世界,是名世界。

何以故?若世界實有2,即是一合相3

World-Honored One, the galaxies of worlds1, the Tathāgata teaches that there are no worlds. They are just referred to as the worlds.
Why? If there had been a world², certainly there would have been coagulated planets³.  

心得  Notes: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