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中華佛教會 CBA, NY

紐約中華佛教會於1963年由第一位到新大陸弘法的中國比丘妙峰上人在紐約成立。本會下之寺院有1963年開光的曼哈頓唐人街“法王寺”,1978年在紐約上州海德公園鎮開闢“松林寺”,以及於1993年在紐約皇后區法拉盛(Flushing)創設的慈航精舍。慈航精舍主要禮拜觀音菩薩,也是發行《慈航月刊》的基地。精舍二樓開闢為“印順導師圖書館”,藏書豐富。然有鑒於電子化之不可避免,遂決定轉型,開闢"紐約中華佛教會"網域,繼續與信眾交流。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13)

舍立弗:「天女,你屬於聲聞乘,辟支佛乘,還是大乘?」

 

 
天女:「在對那些需要聲聞法的人我教導聲聞法的時候,屬於聲聞乘。在對那些需要十二因緣法的人我教導因緣法的時候,屬於辟支佛乘。由於我未曾放棄大悲,而一切眾生需要那些教導才得究竟解脫,我屬於大乘。

然而,舍立弗法師,正像一個人在木蘭林裡只聞到木蘭花而聞不到蓖麻。舍立弗法師,住在這個房子裡,有各種佛性功德香味,一個人也聞不到聲聞和辟支佛的功德香。舍立弗法師,那些住在這房子裡的帝釋、梵天、天王、天神、龍、夜叉、乾達婆、阿修羅、迦樓囉、緊那羅以及摩睺羅伽等等從這位聖人的口裡聽到這佛法,被各種佛性功德香味引導,都決心要成就無上正等正覺。舍立弗法師,我在這房子裡已經十二年。我沒有聽過關於聲聞和辟支佛的開示。只聽到關於大慈、大悲和不可思議佛性的開示。

舍利子言:「汝於三乘為何發趣?」
天女答言:「我於三乘竝皆發趣。」
舍利子言:「汝何密意作如是說?」
天曰:「我常宣說大乘令他聞故,我為聲聞。自然現覺真法性故,我為獨覺。常不捨離大慈悲故,我為大乘。

又,舍利子,我為化度求聲聞乘諸有情故,我為聲聞。我為化度求獨覺乘諸有情故,我為獨覺。我為化度求無上乘諸有情故,我為大乘。

又,舍利子,譬如有人入瞻博迦林,一切惟嗅瞻博迦香,終無樂嗅草麻香等。如是,若有止此室者惟樂大乘功德之香,終不樂於聲聞獨覺功德香等。由此室中一切佛法功德妙香常所薰故。又,舍利子,諸有釋、梵、四大天王、那伽藥叉及阿素洛,廣說乃至人、非人等,入此室者皆為瞻仰如是大士及為親近、禮敬、供養、聽聞大法。一切皆發大菩提心,皆持一切佛法功德妙香而出。又,舍利子,吾止此室十有二年。曾不聞說聲聞、獨覺相應言論。惟聞大乘諸菩薩行大慈、大悲、不可思議諸佛妙法相應言論。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8)

文殊師利:「善惡的根源是什麼?」

維摩詰:「善惡的根源為肉身[237]。」

文殊師利:「肉身的根是什麼?」

維摩詰:「肉身的根源為欲望。」

文殊師利:「欲望和執著的根源是什麼?」

維摩詰:「欲望的根源為不實的推定。」

文殊師利:「不實的推定的根源是什麼?」

維摩詰:「錯誤的觀念為其根源。」

文殊師利:「錯誤觀念的根源是什麼?」

維摩詰:「無基礎。」

文殊師利:「無基礎的根源是什麼?」

維摩詰:「文殊師利,無基礎的東西怎麼可能有根源?因此,一切事物立於無基礎的根源上。」

[237] Materiality。有形物質。

又問:「善、不善法,孰為本? 」

曰:「以身為本。」
又問:「身孰為本?

曰:「欲貪為本。」

又問:「欲貪孰為本?
曰:「虛妄分別為本。」
又問:「虛妄分別孰為本? 」
曰:「倒想為本。」

又問:「倒想孰為本? 」
曰:「無住為本。」

妙吉祥言:「如是無住孰為其本? 」

無垢稱言:「斯問非理。所以者何?夫無住者即無其本亦無所住。由無其本、無所住故,即能建立一切諸法。」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7)

文殊師利:「希望依止於佛的寬仁的菩薩,應該堅守什麼?」

維摩詰:「他應該堅守對一切眾生的平等。」

文殊師利:「希望堅守一切眾生平等的菩薩,應該堅守什麼?」

維摩詰:「他應該為一切眾生的解脫而活。」

文殊師利:「希望解脫一切眾生的菩薩應該做些什麼?」

維摩詰:「他應該把他們從感情煩惱裡解脫出來。」

文殊師利:「希望滅除煩惱的菩薩自己應該如何專心從事?」

維摩詰:「他應該讓自己適切地專心努力。」

文殊師利:「對於”讓自己適當地專心努力”,他該如何專心努力?」

維摩詰:「他該努力讓自己不產生、不毀滅[236]。」

文殊師利:「不生什麼?又不滅什麼?」

維摩詰:「不生惡,不滅善。」

又問:「菩薩欲住大我,當云何住?」

曰:「欲住大我,當於一切有情平等解脫中住。」

 

 

 

又問:「欲令一切有情解脫,當何所除?」

曰:「欲令一切有情解脫,除其煩惱。」

又問:「欲除一切有情煩惱,當何所修?」

曰:「欲除一切有情煩惱,當修如理觀察作意。」

又問:「欲修如理觀察作意,當云何修?」

曰:「欲修如理觀察作意,當修諸法不生、不滅。」

又問:「何法不生?何法不滅?」
曰:「不善不生,善法不滅。」

[236] Productionlessness and destructionlessness。或曰不生不滅。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6)

文殊師利:「菩薩的大悲是什麼?」

維摩詰:「是將累積的全部善根送給一切眾生。」
文殊師利:「菩薩的大喜是什麼?」

維摩詰:「是在送出去的時候快樂且無悔。」

文殊師利:「菩薩的大捨是什麼?」

維摩詰:「是能利益自己和別人。」

文殊師利:「因怕生死而恐懼的菩薩應該依止於何?」

維摩詰:「文殊師利,因怕生死而恐懼的菩薩應該依止於佛的寬仁雅量。」

妙吉祥言:「云何菩薩修於大悲?」

無垢稱言:「所有造作增長善根悉皆棄捨施諸有情,一切無悋。是名菩薩修於大悲。」

妙吉祥言:「云何菩薩修於大喜?」

無垢稱言:「於諸有情作饒益事歡喜無悔。是名菩薩修於大喜。」

妙吉祥言。:「云何菩薩修於大捨?」

無垢稱言:「平等饒益,不望果報。是名菩薩修於大捨。」

妙吉祥言:「若諸菩薩怖畏生死,當何所依?」

無垢稱言:「若諸菩薩怖畏生死,常正依住諸佛大我。」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5)

那慈是布施,因為它以佛法為禮物贈送,而不是拙劣教師的拳頭。那慈是持戒,因為它使不道德眾生遷善。那慈是忍辱,因為它保護自己和別人。那慈是精進,因為它為一切眾生負起責任。那慈是禪定,因為它不沉溺於五欲味。那慈是智慧,因為它在適當的時機令人證悟。那慈是解脫技法,因為它到處展示法門。那慈不拘泥形式,因為它動機純淨。那慈不會偏差,因為它由堅心而動。那慈是深心,因為它無煩惱。那慈沒有欺僞,因為它不矯揉造作。那慈是安樂,因為它引導眾生至佛的安樂。文殊師利,這就是菩薩的大慈。」

 

修法施慈,離師捲故。修淨戒慈,成熟犯戒諸有情故。修堪忍慈,隨護自他令無損故。修精進慈,荷負有情利樂事故。修靜慮慈,無愛味故。修般若慈,於一切時現知法故。修方便慈,於一切門普示現故。修妙願慈,無量大願所引發故。修大力慈,能辦一切廣大事故。修若那慈,了知一切法性相故。修神通慈,不壞一切法性相故。修攝事慈,方便攝益諸有情故。修無著慈,無礙染故。修無詐慈,意樂淨故。修無諂慈,加行淨故。修無誑慈,不虛假故。修深心慈,離瑕穢故。修安樂慈,建立諸佛安樂事故。唯,妙吉祥,是名菩薩修於大慈。」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4)

文殊師利:「菩薩的大悲是什麼?」

維摩詰:「是將累積的全部善根送給一切眾生。」
文殊師利:「菩薩的大喜是什麼?」

維摩詰:「是在送出去的時候快樂且無悔。」

文殊師利:「菩薩的大捨是什麼?」

維摩詰:「是能利益自己和別人。」

文殊師利:「因怕生死而恐懼的菩薩應該依止於何?」

維摩詰:「文殊師利,因怕生死而恐懼的菩薩應該依止於佛的寬仁雅量。」

妙吉祥言:「云何菩薩修於大悲?」

無垢稱言:「所有造作增長善根悉皆棄捨施諸有情,一切無悋。是名菩薩修於大悲。」

妙吉祥言:「云何菩薩修於大喜?」

無垢稱言:「於諸有情作饒益事歡喜無悔。是名菩薩修於大喜。」

妙吉祥言。:「云何菩薩修於大捨?」

無垢稱言:「平等饒益,不望果報。是名菩薩修於大捨。」

妙吉祥言:「若諸菩薩怖畏生死,當何所依?」

無垢稱言:「若諸菩薩怖畏生死,常正依住諸佛大我。」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3)

所以他生出的慈是堅固的,其深心像鑽石一樣堅不可破。那慈是純淨的,在慈的本質內已淨化。那慈是均等的,它的各種願望是平等的;而阿羅漢的慈是已經剔除敵人的;菩薩的慈是不斷開導眾生;如來的慈是理解真相;佛的慈是令眾生從睡夢中醒來。那慈是自發的,因為它是自發地全然覺悟的。那慈就是覺悟,因為它是經驗感受的調和一致[235]。那慈裡沒有臆斷,因為它已經除去了執著和嫌惡。那慈是大悲,因為它使大乘充滿光輝。那慈永不耗竭,因為它接受空和無我。 修堅固慈,增上意樂如金剛故。修清淨慈,本性淨故。修平等慈,等虛空故。修阿羅漢慈,永害結賊故。修獨覺慈,不待師資故。修菩薩慈,成熟有情無休息故。修如來慈,隨覺諸法真如性故。修佛之慈,覺悟睡夢諸有情故。修自然慈,任運等覺諸法性故。修菩提慈,等一味故。修無偏慈,愛憎斷故。修大悲慈,顯大乘故。修無諍慈,觀無我故。修無厭慈,觀性空故。
[235] Unity of experience。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2)

文殊師利進一步問:「大人,如果菩薩這樣看待一切眾生,他如何會對他們生出大慈?」

維摩詰回答:「文殊師利,菩薩這樣看待一切眾生時,他會想:”正如我已經體驗了佛法,我應該同樣將它教給眾生”。所以,他生出的大慈,是給一切眾生的避難處;是平和安靜的,因為毫無執取;是不興奮的,因為沒有衝動煩惱;是與實相符合的,因為在三世裡都是性情平和的;是不衝突的,因為沒有激動的暴力;是不二元的,因為既不包括外界也不涉及本性;是不可能被擾動的,因為它全然究竟。

妙吉祥言:「若諸菩薩如是觀察一切有情,云何於彼修於大慈?」
無垢稱言:「菩薩如是觀有情已,自念”我當為諸有情說如斯法,令其解了”。是名真實修於大慈,與諸有情究竟安樂。如是菩薩修寂滅慈,無諸取故。修無熱慈,離煩惱故。修如實慈,三世等故。修不違慈,無等起故。修無二慈,離內外故。修無壞慈,畢竟住故。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1)

第七章    天女

那時,文殊師利,那位法王子,對維摩詰說:「善大人,菩薩應該如何關心一切眾生?」

維摩詰回答:「文殊師利,菩薩看一切眾生應該像聰明人看水中月影,或像魔術師看由魔術裡變出來的人一樣。他應該看他們像鏡子裡的臉,像海市蜃樓裡的水,像回聲返響,像天空中一片雲,像皂泡的前一刻,像水泡的出現與消失,像芭蕉莖的心,像電的閃光,像第五元素[226],像第七根,像在無色界裡出現的色[227],像朽爛種子裡的芽,像龜毛做的外套,像即死之人在遊樂裡得到的快感,像入流[228]的自我觀,像一往來[229]的第三次再世,像不來[230]的投入母胎,像聖人[231]還有貪、瞋、癡的存在,像已得法忍的菩薩的貪、毀、恚、禁的念頭[232],像如來的煩惱結習[233],像生來眼盲的人對顏色的感知,像專注於滅定的苦行者的呼吸,像空中鳥跡,像閹人的勃起,像不育婦女的懷孕,像如來應化身[234]未生產出的煩惱,像醒後看見的夢中景象,像毫無思想的人的煩惱,像沒有燃料的燃燒中的火,像已得究竟解脫的人的再世。一點不差的,文殊師利,體驗畢竟無我的菩薩會這樣看待一切眾生。」

觀有情   品第七

時妙吉祥問無垢稱:「云何菩薩觀諸有情?」
無垢稱言:「譬如幻師觀所幻事,如是菩薩應正觀察一切有情。又,妙吉祥,如有智人觀水中月,觀鏡中像,觀陽焰水,觀呼聲響,觀虛空中雲城臺閣,觀水聚沫所有前際,觀水浮泡或起或滅,觀芭蕉心所有堅實,觀第五大,觀第六蘊,觀第七根,觀十三處,觀十九界,觀無色界眾色影像,觀燋敗種所出牙莖,觀龜毛等所作衣服,觀夭沒者受欲戲樂,觀預流果所起分別薩迦耶見,觀一來果受第三有,觀不還果入母胎藏,觀阿羅漢貪、瞋、癡毒,觀得忍菩薩慳悋、犯戒、恚害等心。觀諸如來習氣相續,觀生盲者覩見眾色,觀住滅定有出入息,觀虛空中所有鳥跡,觀半擇迦根有勢用,觀石女兒所有作業,觀佛所化起諸結縛,觀諸畢竟不生煩惱,觀夢悟已夢中所見,觀不生火有所焚燒,觀阿羅漢後有相續。如是菩薩應正觀察一切有情。所以者何?諸法本空,真實無我、無有情故。」

 

[226] 五大元素依序是地、水、火、風、空。元素裡的空應該是空間之意。符合所謂物質的兩要件:有質量,佔空間。但這裡意指"無"。
[227] 物質。
[228] 小乘最初果位。斷盡三界見惑,能入聖人之流。尚需欲界受生七次。
[229] 小乘第二果位。於欲界九品思惑中斷盡前六品,尚需欲界受生一次。
[230] 小乘第三果位。斷盡欲界後三品思惑。不來欲界受生,將直接從天上證四果入涅槃.
[231] 小乘最高果位。已斷盡貪、瞋、癡,四智(大圓鏡智、平等性智、妙觀察智、成所作智)已圓。已出三界,已證涅槃。無餘法可學,故亦稱無學。
[232] Avarice, immorality, wickedness, hostility。貪財、不守戒、邪惡和敵意。
[233] Instincts。天賦之習性。
[234] Emanated incarnation。或曰變化身。是如來應機而變化出來的身體。如來的應化身並不輪迴,也不出生。

靈穏寺光泉大和尚于6/18/17 專程來紐約拜訪上 妙下峰長老

 靈穩寺光泉大和尚于6/18/17專誠由洛杉磯會議期間抽空耒紐約探望上妙下峰長老、是日恰逢父親節、大和尚此行意義不一般、真正展現他對長老的尊重與敬意, 以身試教對師長的敬愛。

中午午餐後與老師父共渡父親節,之後赴布碌崙參觀明定師父的宏法道場慈恩寺 。於當日下午6點赴機場返回洛杉磯。

中華佛教會法王寺回歸簽署定於7/14/2017在法王寺進行交接

纒訟七年的爭議,終於在聯邦法院再三的決議下。維持原判決。上妙下峰長老於1963年 在紐約唐人街創建中華佛教會及法王寺,其管理行使弘法利生工作上無議論。原告同意於7月14日離開法王寺

當日參與人員有:慈航精舍當家法師明怡師父,中華佛教會會長馬福盛、慈航精舍會長楊寧侃、中華佛教會副會長陳美華,法王寺縂務文海慈、志工竺之偉、及中華佛教會律師 Joe Milano、Tad Platek 白泰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