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13)

舍立弗:「天女,你屬於聲聞乘,辟支佛乘,還是大乘?」

 

 
天女:「在對那些需要聲聞法的人我教導聲聞法的時候,屬於聲聞乘。在對那些需要十二因緣法的人我教導因緣法的時候,屬於辟支佛乘。由於我未曾放棄大悲,而一切眾生需要那些教導才得究竟解脫,我屬於大乘。

然而,舍立弗法師,正像一個人在木蘭林裡只聞到木蘭花而聞不到蓖麻。舍立弗法師,住在這個房子裡,有各種佛性功德香味,一個人也聞不到聲聞和辟支佛的功德香。舍立弗法師,那些住在這房子裡的帝釋、梵天、天王、天神、龍、夜叉、乾達婆、阿修羅、迦樓囉、緊那羅以及摩睺羅伽等等從這位聖人的口裡聽到這佛法,被各種佛性功德香味引導,都決心要成就無上正等正覺。舍立弗法師,我在這房子裡已經十二年。我沒有聽過關於聲聞和辟支佛的開示。只聽到關於大慈、大悲和不可思議佛性的開示。

舍利子言:「汝於三乘為何發趣?」
天女答言:「我於三乘竝皆發趣。」
舍利子言:「汝何密意作如是說?」
天曰:「我常宣說大乘令他聞故,我為聲聞。自然現覺真法性故,我為獨覺。常不捨離大慈悲故,我為大乘。

又,舍利子,我為化度求聲聞乘諸有情故,我為聲聞。我為化度求獨覺乘諸有情故,我為獨覺。我為化度求無上乘諸有情故,我為大乘。

又,舍利子,譬如有人入瞻博迦林,一切惟嗅瞻博迦香,終無樂嗅草麻香等。如是,若有止此室者惟樂大乘功德之香,終不樂於聲聞獨覺功德香等。由此室中一切佛法功德妙香常所薰故。又,舍利子,諸有釋、梵、四大天王、那伽藥叉及阿素洛,廣說乃至人、非人等,入此室者皆為瞻仰如是大士及為親近、禮敬、供養、聽聞大法。一切皆發大菩提心,皆持一切佛法功德妙香而出。又,舍利子,吾止此室十有二年。曾不聞說聲聞、獨覺相應言論。惟聞大乘諸菩薩行大慈、大悲、不可思議諸佛妙法相應言論。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12)

舍立弗:「天女,解脫不是脫離貪、瞋、癡?」

天女:「『解脫就是要脫離貪、瞋、癡』是為極度傲慢之人[242]的教導。對不傲慢的人,就教他們:貪、瞋、癡的根本性質就是解脫。」

舍立弗:「太好了!太好了,天女!哇,你已經得到什麼了?已經證悟什麼了?使你有這樣辯才。」

天女:「我沒有得到什麼,舍立弗法師。我沒有證悟什麼。所以我有這樣口才。凡是認為”我已經得到了!我已經證悟了!”的人在妥善教導的佛法規矩裡都是增上慢[243]。」

[242] Excessively proud。增上慢人。
[243] 過於傲慢。

舍利子言:「豈不以離貪、瞋、癡等為解脫耶?」

天曰:「佛為諸增上慢者說離一切貪、瞋、癡等以為解脫。若為遠離增上慢者即說一切貪、瞋、癡等本性解脫。」
舍利子言:「善哉,天女,汝何得證慧辯若斯?」
天曰:「我今無得、無證,慧辯如是。若言”我今有得、有證”,即於善說法毘奈耶為增上慢。」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11)

於是舍立弗尊者對天女說:「天女,你在這房子裡住多久了?」

天女回答:「我住在這裡和長老您得到解脫的時間一樣久。」

舍立弗說:「那麼,你在這房子裡住了十分久了?」[239]

天女說:「長老得解脫很久了嗎?」對這問題舍立弗長老默而不語。

那天女接著說;「長老,你是智慧第一的人!為何不說話?現在輪著你時,你卻不回答問題。」

舍立弗:「因為解脫是無可說明的[240],天女,我不知說什麼。」

天女:「長老說的一切話都具有解脫的天性。為什麼?解脫既不是從內心,不是由外界,也不能離開內外而得。同樣,話既不在內,不在外,也不能在其他任何地方而得。所以,舍立弗法師,不要用不說話來指向解脫!為什麼?神聖的解脫就是萬法平等[241]!」

[239] 舍立弗一時未見時間也具空性。
[240] 只可自己覺悟,而沒有辦法用言語文字對別人完全表白清楚。
[241] “說”與”無說”皆性空,故平等。不要以為”無說”較高。

舍利子言:「天止此室,經今幾何?」

天女答言:「我止此室如舍利子所住解脫。」

舍利子言:「天止此室如是久耶?」

天女復言:「所住解脫亦何如久?」時舍利子默然不答。
天曰:「尊者是大聲聞,具大慧辯。得此小問,默不見答。」
舍利子言:「夫解脫者離諸名言。吾今於此竟(不)知何說。」

天曰:「所說文字皆解脫相。所以者何?如此解脫非內、非外、非離二種中間可得。文字亦爾,非內、非外、非離二種中間可得。是故無離文字說於解脫。所以者何?以其解脫與一切法其性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