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10)

天女說:「不要這麼說,舍立弗法師。為什麼?這些花真是很適宜的。為什麼?這些花既沒有分別[238],也沒有歧視。然而舍立弗長老分別與歧視兩者都有。舍立弗法師,對一位為了正確教導的佛法教義而出家的人而言,不適當的就是分別和歧視。然而長老們充滿這些妄念。對沒有這些妄念的人永遠都是適當的。

舍立弗法師,看看這些花朵怎麼不黏在這些大雄和菩薩的身上!這是因為他們已滅除了分別和歧視。舉例說,邪靈有能力控制會害怕的人,卻不能干擾不害怕的。同樣,那些被世間恫嚇的人就受到色、聲、香、味和觸的控制,而這些卻不干擾那些不怕有為世界固有煩惱的人。因此,這些花朵會黏在沒有去盡煩惱結習的人的身上,而不會黏在已經去盡煩惱結習的人身上。所以,這些花朵不會黏在已經去盡一切結習的菩薩身上。」

[238] Constructual thought。臆測。

天女言:「止。勿謂此華為不如法。所以者何?是華如法。惟尊者等自不如法。所以者何?諸出家者,若有分別、有異分別,則不如法。若無分別、無異分別,是則如法。

 

惟,舍利子,觀諸菩薩華不著者,皆由永斷一切分別及異分別。觀諸聲聞華著身者,皆由未斷一切分別及異分別。惟,舍利子,如人有畏時,非人得其便。若無所畏,一切非人不得其便。若畏生、死、業、煩惱者,即為色、聲、香、味、觸等而得其便。不畏生、死、業、煩惱者,世間色、聲、香、味、觸等不得其便。又,舍利子,若煩惱習未永斷者華著其身。若煩惱習已永斷者華不著也。」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9)

此時,一位住在這房子裡的天女,聽了這關於大雄菩薩的佛法開示,歡欣、高興、過於快樂,便顯現她的色身出來,更以天界之花如驟雨般落在這些大雄、菩薩和大聲聞身上。落到菩薩身上的花朵,它們隨即落到地上。但是落到大聲聞身上的時候,它們卻卡住而不落下。大聲聞抖動這些花,甚至還用了他們的神力,可是這些花朵仍然不落下。那時那位天女就問舍立弗尊者:「舍立弗法師,你們為什麼要抖落這些花?」

舍立弗回答:「天女,這些花朵對出家人不宜,所以我們試著抖落它們。」

時無垢稱室中有一本住天女,見諸大人聞所說法得未曾有,踴躍歡喜,便現其身。即以天花散諸菩薩大聲聞眾。時彼天花至菩薩身即便墮落。至大聲聞便著不墮。時聲聞眾各欲去華。盡其神力皆不能去。爾時天女即問尊者舍利子言:「何故去華?」

 

 

舍利子言:「華不如法,我故去之。」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8)

文殊師利:「善惡的根源是什麼?」

維摩詰:「善惡的根源為肉身[237]。」

文殊師利:「肉身的根是什麼?」

維摩詰:「肉身的根源為欲望。」

文殊師利:「欲望和執著的根源是什麼?」

維摩詰:「欲望的根源為不實的推定。」

文殊師利:「不實的推定的根源是什麼?」

維摩詰:「錯誤的觀念為其根源。」

文殊師利:「錯誤觀念的根源是什麼?」

維摩詰:「無基礎。」

文殊師利:「無基礎的根源是什麼?」

維摩詰:「文殊師利,無基礎的東西怎麼可能有根源?因此,一切事物立於無基礎的根源上。」

[237] Materiality。有形物質。

又問:「善、不善法,孰為本? 」

曰:「以身為本。」
又問:「身孰為本?

曰:「欲貪為本。」

又問:「欲貪孰為本?
曰:「虛妄分別為本。」
又問:「虛妄分別孰為本? 」
曰:「倒想為本。」

又問:「倒想孰為本? 」
曰:「無住為本。」

妙吉祥言:「如是無住孰為其本? 」

無垢稱言:「斯問非理。所以者何?夫無住者即無其本亦無所住。由無其本、無所住故,即能建立一切諸法。」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7)

文殊師利:「希望依止於佛的寬仁的菩薩,應該堅守什麼?」

維摩詰:「他應該堅守對一切眾生的平等。」

文殊師利:「希望堅守一切眾生平等的菩薩,應該堅守什麼?」

維摩詰:「他應該為一切眾生的解脫而活。」

文殊師利:「希望解脫一切眾生的菩薩應該做些什麼?」

維摩詰:「他應該把他們從感情煩惱裡解脫出來。」

文殊師利:「希望滅除煩惱的菩薩自己應該如何專心從事?」

維摩詰:「他應該讓自己適切地專心努力。」

文殊師利:「對於”讓自己適當地專心努力”,他該如何專心努力?」

維摩詰:「他該努力讓自己不產生、不毀滅[236]。」

文殊師利:「不生什麼?又不滅什麼?」

維摩詰:「不生惡,不滅善。」

又問:「菩薩欲住大我,當云何住?」

曰:「欲住大我,當於一切有情平等解脫中住。」

 

 

 

又問:「欲令一切有情解脫,當何所除?」

曰:「欲令一切有情解脫,除其煩惱。」

又問:「欲除一切有情煩惱,當何所修?」

曰:「欲除一切有情煩惱,當修如理觀察作意。」

又問:「欲修如理觀察作意,當云何修?」

曰:「欲修如理觀察作意,當修諸法不生、不滅。」

又問:「何法不生?何法不滅?」
曰:「不善不生,善法不滅。」

[236] Productionlessness and destructionlessness。或曰不生不滅。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6)

文殊師利:「菩薩的大悲是什麼?」

維摩詰:「是將累積的全部善根送給一切眾生。」
文殊師利:「菩薩的大喜是什麼?」

維摩詰:「是在送出去的時候快樂且無悔。」

文殊師利:「菩薩的大捨是什麼?」

維摩詰:「是能利益自己和別人。」

文殊師利:「因怕生死而恐懼的菩薩應該依止於何?」

維摩詰:「文殊師利,因怕生死而恐懼的菩薩應該依止於佛的寬仁雅量。」

妙吉祥言:「云何菩薩修於大悲?」

無垢稱言:「所有造作增長善根悉皆棄捨施諸有情,一切無悋。是名菩薩修於大悲。」

妙吉祥言:「云何菩薩修於大喜?」

無垢稱言:「於諸有情作饒益事歡喜無悔。是名菩薩修於大喜。」

妙吉祥言。:「云何菩薩修於大捨?」

無垢稱言:「平等饒益,不望果報。是名菩薩修於大捨。」

妙吉祥言:「若諸菩薩怖畏生死,當何所依?」

無垢稱言:「若諸菩薩怖畏生死,常正依住諸佛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