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5)

那慈是布施,因為它以佛法為禮物贈送,而不是拙劣教師的拳頭。那慈是持戒,因為它使不道德眾生遷善。那慈是忍辱,因為它保護自己和別人。那慈是精進,因為它為一切眾生負起責任。那慈是禪定,因為它不沉溺於五欲味。那慈是智慧,因為它在適當的時機令人證悟。那慈是解脫技法,因為它到處展示法門。那慈不拘泥形式,因為它動機純淨。那慈不會偏差,因為它由堅心而動。那慈是深心,因為它無煩惱。那慈沒有欺僞,因為它不矯揉造作。那慈是安樂,因為它引導眾生至佛的安樂。文殊師利,這就是菩薩的大慈。」

 

修法施慈,離師捲故。修淨戒慈,成熟犯戒諸有情故。修堪忍慈,隨護自他令無損故。修精進慈,荷負有情利樂事故。修靜慮慈,無愛味故。修般若慈,於一切時現知法故。修方便慈,於一切門普示現故。修妙願慈,無量大願所引發故。修大力慈,能辦一切廣大事故。修若那慈,了知一切法性相故。修神通慈,不壞一切法性相故。修攝事慈,方便攝益諸有情故。修無著慈,無礙染故。修無詐慈,意樂淨故。修無諂慈,加行淨故。修無誑慈,不虛假故。修深心慈,離瑕穢故。修安樂慈,建立諸佛安樂事故。唯,妙吉祥,是名菩薩修於大慈。」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4)

文殊師利:「菩薩的大悲是什麼?」

維摩詰:「是將累積的全部善根送給一切眾生。」
文殊師利:「菩薩的大喜是什麼?」

維摩詰:「是在送出去的時候快樂且無悔。」

文殊師利:「菩薩的大捨是什麼?」

維摩詰:「是能利益自己和別人。」

文殊師利:「因怕生死而恐懼的菩薩應該依止於何?」

維摩詰:「文殊師利,因怕生死而恐懼的菩薩應該依止於佛的寬仁雅量。」

妙吉祥言:「云何菩薩修於大悲?」

無垢稱言:「所有造作增長善根悉皆棄捨施諸有情,一切無悋。是名菩薩修於大悲。」

妙吉祥言:「云何菩薩修於大喜?」

無垢稱言:「於諸有情作饒益事歡喜無悔。是名菩薩修於大喜。」

妙吉祥言。:「云何菩薩修於大捨?」

無垢稱言:「平等饒益,不望果報。是名菩薩修於大捨。」

妙吉祥言:「若諸菩薩怖畏生死,當何所依?」

無垢稱言:「若諸菩薩怖畏生死,常正依住諸佛大我。」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3)

所以他生出的慈是堅固的,其深心像鑽石一樣堅不可破。那慈是純淨的,在慈的本質內已淨化。那慈是均等的,它的各種願望是平等的;而阿羅漢的慈是已經剔除敵人的;菩薩的慈是不斷開導眾生;如來的慈是理解真相;佛的慈是令眾生從睡夢中醒來。那慈是自發的,因為它是自發地全然覺悟的。那慈就是覺悟,因為它是經驗感受的調和一致[235]。那慈裡沒有臆斷,因為它已經除去了執著和嫌惡。那慈是大悲,因為它使大乘充滿光輝。那慈永不耗竭,因為它接受空和無我。 修堅固慈,增上意樂如金剛故。修清淨慈,本性淨故。修平等慈,等虛空故。修阿羅漢慈,永害結賊故。修獨覺慈,不待師資故。修菩薩慈,成熟有情無休息故。修如來慈,隨覺諸法真如性故。修佛之慈,覺悟睡夢諸有情故。修自然慈,任運等覺諸法性故。修菩提慈,等一味故。修無偏慈,愛憎斷故。修大悲慈,顯大乘故。修無諍慈,觀無我故。修無厭慈,觀性空故。
[235] Unity of experience。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2)

文殊師利進一步問:「大人,如果菩薩這樣看待一切眾生,他如何會對他們生出大慈?」

維摩詰回答:「文殊師利,菩薩這樣看待一切眾生時,他會想:”正如我已經體驗了佛法,我應該同樣將它教給眾生”。所以,他生出的大慈,是給一切眾生的避難處;是平和安靜的,因為毫無執取;是不興奮的,因為沒有衝動煩惱;是與實相符合的,因為在三世裡都是性情平和的;是不衝突的,因為沒有激動的暴力;是不二元的,因為既不包括外界也不涉及本性;是不可能被擾動的,因為它全然究竟。

妙吉祥言:「若諸菩薩如是觀察一切有情,云何於彼修於大慈?」
無垢稱言:「菩薩如是觀有情已,自念”我當為諸有情說如斯法,令其解了”。是名真實修於大慈,與諸有情究竟安樂。如是菩薩修寂滅慈,無諸取故。修無熱慈,離煩惱故。修如實慈,三世等故。修不違慈,無等起故。修無二慈,離內外故。修無壞慈,畢竟住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