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迥向

稽首歸命

釋迦本師,彌陀慈父
眾等懇切至誠 一心稱念
南無阿彌陀佛

彌陀淨土群以
5/27(星期六)
所集「南無阿彌陀佛」念佛縂數63718聲

聲聲祈願 句句哀禱

唯願此念佛功德迴向

倪周慶居士      早日脫離困境、全家團圓
江塏雯  於香港 (7)4/10 往生
趙钧老師 杭州(7)4/13 往生

李凡樂居士
21歲  紐約(6)4/15 往生
陳俊開居士
91歲   紐約(6)4/20往生

薛朝晶
102歲  紐約  (4)4/30 往生
宋敏珍
58歲     上海(4)5/1.  往生

Virginia Gallagher 波士頓
89歲        5/4(3)往生

林長浩
68歲  紐約   5/5  往生
蒙佛接引,往生淨土
乃至法界一切有情、無情,所有四生六道、八難三途、宿世冤親、現世業債,悉得解脫。

現在者增福延壽,追隨正法,常隨佛學,勤修精進,老實念佛。已故者同出苦海,共登覺岸。?

課後感想

每次下課隨著師父唱念三皈依文,一次又一次的念,深深的在師父宏亮真摯的聲音中深受感動,看到師父為了啟發我們的智慧,每次認真的準備資料,課堂上一次又一次的解釋,一次又一次的抽題目問我們,雖然我們的記憶不好,常常忘記,但是就是在師父一而再的復習中,記住了一些,這就是我們皈依佛法僧最重要的是要多聞思修,師父帶領我們深入經藏,啟發我們的潛智慧,從迷到覺的過程。而我們才能從自度而度人,發無上菩提心,理解如何覺悟的智慧後,方能在未來行菩提大道時一切無礙!希望大家能撥出時間,排除萬難障礙,不要錯過每星期五晚上7-9點的聞思修寶貴的黃金時間給自己充電,成佛開智慧之門就在你的眼前,你的決定是什麼??

每次下課隨著師父唱念三皈依文,一次又一次的念,深深的在師父宏亮真摯的聲音中深受感動,看到師父為了啟發我們的智慧,每次認真的準備資料,課堂上一次又一次的解釋,一次又一次的抽題目問我們,雖然我們的記憶不好,常常忘記,但是就是在師父一而再的復習中,記住了一些,這就是我們皈依佛法僧最重要的是要多聞思修,師父帶領我們深入經藏,啟發我們的潛智慧,從迷到覺的過程。而我們才能從自度而度人,發無上菩提心,理解如何覺悟的智慧後,方能在未來行菩提大道時一切無礙!希望大家能撥出時間,排除萬難障礙,不要錯過每星期五晚上7-9點的聞思修寶貴的黃金時間給自己充電,成佛開智慧之門就在你的眼前,你的決定是什麼??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5-5)

文殊師利:「居士,你的房子為什麼是空的?為什麼你沒有僕人?」

維摩詰:「文殊師利,一切佛土也是空的。」

文殊師利:「是什麼使它們成為空的?」

維摩詰:「因為空虛[188],它們才是空的[189]。」

文殊師利:「什麼是空虛的”空”?」

維摩詰:「因為空虛,連解釋[190]都是空的。」

文殊師利:「可以用概念來解釋空虛嗎?」

維摩詰:「連概念本身也正是空的,而且空虛不能解釋空虛。」

文殊師利:「居士,應該去哪裡覓得空虛?」

維摩詰:「文殊師利,空虛應該由六十二邪見[191]裡尋覓。」

文殊師利:「哪裡可以覓得六十二見?」

維摩詰:「應該去眾如來的解脫裡尋覓。」

妙吉祥言:「居士,此室何以都空復無侍者?」

無垢稱言:「一切佛土亦復皆空。」

問:「何以空?」
答:「以空空。」
又問:「此空為是誰空?」
答曰:「此空無分別空。」

 

又問:「空性可分別耶?」

答曰:「此能分別亦空。所以者何?空性不可分別為空。」

又問:「此空當於何求?」
答曰:「此空當於六十二見中求。」

又問:「六十二見當於何求?」
答曰:「當於諸佛解脫中求。」

[188] Emptiness。
[189] 沒什麼使房子成為空虛的,是它天性本來就是空虛。前邊的空虛是物質世界的空無。後面的空是物質本性的空假。
[190] Construction。心理推定、解釋。
[191] 六十二種錯誤見解。落入永生主義或永滅主義兩種極端裡。是眾生的主要心智活動。智者應該可由這些錯誤見解裡覺悟空性。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70)

「須菩提,汝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有所說法1。』莫作是念2

何以故?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不能解我所說故3

須菩提,說法者4,無法可說5。是名說法。」

‛What would you say, Subhūti? Does the Tathāgata have such a thought, “I declared a dharma1”?’

‛No, World-Honored One, the Tathāgata does not have such a thought.’

‛Subhūti,, whosoever says: ‟The Tathāgata declared a dharma”, he misrepresents me by seizing on what is not there.

Why?

Subhūti, as to the declaration of dharma, there is no dharma5. It is just referred to as a declaration of dharma.’

心得  Notes: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70)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5-4)

維摩詰回答:「我的病是從愚痴和對”存在”的渴望而來。它將和一切眾生的病持續一樣長久。只要一切眾生無病,我也就不病。為什麼?文殊師利,對菩薩而言,世界惟由眾生組成,只要住在世間,疾病是固有的。如果眾生都無病,菩薩也就無病。譬如說,文殊師利,如果商人的獨子生病了,他的雙親由於他們的兒子的病也會生病。而且只要獨子的病未痊癒,他們就在痛苦裡。完全一樣,文殊師利,菩薩愛護眾生好像每一個都是他的獨子。他們患病,他也患病;他們好了,他也就好了。文殊師利,你問我我的病從哪而來,菩薩們的病由大悲而起。」

 

無垢稱言:「如諸有情無明、有、愛、生來既久,我今此病生亦復爾。遠從前際生死以來,有情既病,我即隨病。有情若愈,我亦隨愈。所以者何?一切菩薩依諸有情久流生死。由依生死,便即有病。若諸有情得離疾苦,則諸菩薩無復有病。譬如世間長者居士唯有一子,心極憐愛。見常歡喜,無時暫捨。其子若病,父母亦病。若子病愈,父母亦愈。菩薩如是愍諸有情猶如一子。有情若病,菩薩亦病。有情病愈,菩薩亦愈。又言『是病何所因起?』菩薩疾者從大悲起。」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69)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可以具足諸相1見不?2

「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諸相見。

何以故?

如來說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諸相具足。」

‛Subhūti, what would you say? May the Tathāgata be viewed through his3 possession of marks1?’

‛No, World-Honored One, the Tathāgata may not be viewed through his possession of marks.

Why?

The Tathãgata teaches that the possession of marks is no possession. It is just referred to as the possession of marks.’

心得  Notes: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69)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5-3)

然後維摩詰看見法王子文殊師利來到。就對他說:「文殊師利!歡迎,文殊師利!非常歡迎你。沒有一點要來,而你在這兒。沒有一點要看,而你出現。沒有一點要聽,而聽見你了[186]。」

文殊師利說:「居士,正如你所說。來的人一定不來。去的人一定不去。為什麼?來的人還不知道要來。去的人還不知道要去。出現的人一定不讓看見[187]

善大人,你的病情還可忍受嗎?還可活嗎?你的身體四大沒受干擾吧?你的病消退些了嗎?不再增加吧?佛問起你:『你是否有一小點辛苦、不適、微恙?你的苦惱是否輕微?你是否有人照顧、健壯、舒適、沒有自責?還有,你是否活在無上快樂裡?』

居士,你的病從何而來?會持續多久?如何不褪?如何才能消除?」

時妙吉祥與諸大眾俱入其舍。但見室空,無諸資具、門人、侍者。唯無垢稱獨寢一床。時無垢稱見妙吉祥唱言:「善來,不來而來。不見而見。不聞而聞。」

妙吉祥言:「如是,居士。若已來者,不可復來。若已去者,不可復去。所以者何?非已來者,可施設來。非已去者,可施設去。其已見者,不可復見。其已聞者,不可復聞。且置是事。

居士,所苦寧可忍不?命可濟不?界可調不?病可療不?可令是疾不至增乎?世尊慇懃致問無量:『居士此病少得痊不?動止氣力稍得安不?』

 

今此病源從何而起?其生久如?當云何滅?」

 

[186] 此三句意思可能是:「你的心原來沒有任何一點要來的念頭,現在你來了。我的心沒有任何要見到你的念頭,而你出現在我面前。我的心沒有任何要聽到你的念頭,而我聽到你了。」即在無為領域裡的人雖然心裡清淨,沒有任何來、去、聽、看的念頭,然然而而並不是不會有來、去、聽、看的行為與事實。(空、有不二。有為、無為不二。)

[187] 此句意思可能是:菩薩真如心清淨不動,絕對沒有自己或別人如何來、如何去、如何出現的念頭。色身來、去、出現只是隨緣。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68)

須菩提,於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1見不?」

「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色身見。

何以故?

如來說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

Subhūti, what would you say? May the Tathāgata be viewed through the accomplishment of his material body1?’

‛No, World-Honored One, the Tathāgata may not be viewed through the accomplishment of his material body.

Why?

The Tathāgata teaches that the accomplishment of material body is no accomplishment. They are just referred to as the accomplishment of material body.’

心得  Notes: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68)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5-2)

在那集會裡,菩薩、大聲聞弟子、帝釋、梵天、天王、天人和天女那時全都有這個念頭:「年輕的文殊師利王子和那位善知識的對談一定會有佛法的深奧教導。」於是八千位菩薩、五百位聲聞、許多帝釋、梵天、天王以及數十萬天人和天女,大家都要跟隨法王子文殊師利去聽法。就由這些菩薩、聲聞、帝釋、梵天、天王、天人和天女簇擁著,法王子文殊師利進入毗耶離大城。

此時維摩詰自己在想:”文殊師利,那位法王子,就要和許多隨眾來我這裡。好,叫這間屋子轉變成空的[185]。”於是他的房子就神妙地變成空的。甚至連看門人也不見了。而且除了維摩詰自己躺的那張病榻之外,哪裡都不見有榻、大椅或小椅。

[185] 維摩詰預備以無為和有為的空性開始和文殊師利談話。

於是眾中有諸菩薩及大弟子、釋、梵、護世、諸天子等咸作是念:”今二菩薩皆具甚深廣大勝解。若相抗論,決定宣說微妙法教。我等今者為聞法故,亦應相率隨從詣彼。”是時眾中八千菩薩、五百聲聞、無量百千釋,梵、護世、諸天子等為聞法故,皆請隨往。時妙吉祥與諸菩薩大弟子眾、釋、梵、護世及諸天子咸起恭敬,頂禮世尊。前後圍繞出菴羅林詣廣嚴城,至無垢稱所欲問其疾。

時無垢稱心作是念:”今妙吉祥與諸大眾俱來問疾。我今應以己之神力空其室內。除去一切床座資具及諸侍者衛門人等。唯置一床現疾而臥。”時無垢稱作是念已,應時即以大神通力令其室空除諸所有,唯置一床,現疾而臥。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67)

須菩提,於意云何,若有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緣得福多不?」1

「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緣得福甚多。」

「須菩提,若福德有實,如來不說得福德多2, 3。以福德無故,如來說得福德多。4

Subhūti, what would you say? If someone gave away his seven treasures, which could fill up three thousand galaxies of worlds, in gifts of alms to Tathāgatas, would he bring about a great heap of merit?’ 1

‛Yes, indeed, World-Honored One, he would bring about a great heap of merit.’

‛Subhūti, even if it is a great heap of merit, the Tathāgata would not assert it as a great heap of merit.2, 3

心得  Notes: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