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4-2)

因此,彌勒,你的實相[149]是由出生來的?還是由止滅來的?你的如預言的實相不是現在出生、不是現在止滅,也不在將來出生、將來止滅。再說,你的實相與眾生的實相、萬物的實相、以及一切聖人的實相一模一樣。如果你的覺悟[150]可以如此預言,那麼一切眾生的也都可以。為什麼?因為實相沒有二元性或多元性。彌勒,無論何時你得佛位,就是那圓滿覺悟,在那同時一切眾生也會得佛位。為什麼?覺悟是由一切眾生的證悟[151]所構成。彌勒,你得究竟解脫的那一刻,一切眾生也得究竟解脫。為什麼?因為如來不進入究竟解脫,直到在一切眾生已進入究竟解脫。因為,既然一切眾生是全然解脫的,如來看他們都有畢竟解脫之性質。

[149] Reality。實相就是真相、真性、真如。成佛時完全明白圓滿實相。
[150] 至成佛的覺悟。
[151] 實現圓滿覺悟、成佛。

云何慈氏得授記耶?為依如生得授記耶?為依如滅得授記耶?若依如生得授記者,如無有生。若依如滅得授記者,如無有滅。無生無滅真如理中無有授記。一切有情皆如也。一切法亦如也。一切聖賢亦如也。至於慈氏亦如也。若尊者慈氏得授記者,一切有情亦應如是而得授記。所以者何?夫真如者,非二所顯,亦非種種異性所顯。若尊者慈氏當證無上正等菩提,一切有情亦應如是當有所證。所以者何?夫菩提者,一切有情等所隨覺。若尊者慈氏當般涅槃,一切有情亦應如是當有涅槃。所以者何?非一切有情不般涅槃,佛說真如為般涅槃。以佛觀見一切有情本性寂靜,即涅槃相,故說真如為般涅槃。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the “Diamond Sutra” — (53)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於後末世有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我若具說者,或有人聞心即狂亂,狐疑不信。

須菩提,當知是經義1不可思議,果報亦不可思議2,3。」

Subhūti, if I fully detailed the merit gained by these good men or good women who were able to receive, retain, study and recite this discourse in the last epoch, some of the hearers might become disordered, suspicious or unbelieving.

Subhūti, the Tathāgata declares that this discourse on dharma is beyond conception, so is its expected fruition3.’

心得  Notes: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the “Diamond Sutra” — (53)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 (4-1)

第四章    諸菩薩的推託

於是世尊對彌勒菩薩說:「彌勒,去維摩詰家探望一下他的病情。」

彌勒回答:「世尊,我實在不想去那位善知識家探病。為什麼?世尊,記得一天我正和兜率天王、其隨眾以及諸天人談論大菩薩的不退轉地[146],維摩詰來到,和我說了下面這些話:

『彌勒,佛已經預言介乎你和無上正等正覺之間的只是一次出生。那預言所說的出生是什麼樣的出生?是過去的?未來的?還是現在的?如果是過去的出生,那已經完畢了。如果是未來的出生,那永遠不會來臨。如果是現在的出生,現在時光不住。因為佛曾經說過”諸比丘,在同一瞬間,你們出生,變老,死亡,輪迴,又再出生。”

那麼那預言可能是指無生[147]?但是無生適用於注定成佛的階段[148],那裡既沒有預言,也沒有證得圓滿覺悟。

[146] 地:階段之意。
[147] Birthlessness。不用出生。
[148] The stage of destiny for the ultimate。正位階段。快要成佛的階段。

菩薩品第四

爾時世尊告慈氏菩薩摩訶薩言:「汝應往詣無垢稱所問安其疾。」

慈氏菩薩白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於一時間為覩史多天王及其眷屬說諸菩薩摩訶薩等不退轉地所有法要。時無垢稱來到彼所。稽首我足而作是言:

『尊者慈氏,唯,佛世尊授仁者記,一生所繫,當得無上正等菩提。為用何生得授記乎?過去耶?未來耶?現在耶?若過去生,過去生已滅。若未來生,未來生未至。若現在生,現在生無住。如世尊說”汝等苾芻剎那剎那具生、老、死,即沒、即生。”

若以無生得授記者,無生即是所入正性,於此無生所入性中無有授記,亦無證得正等菩提。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the “Diamond Sutra” — (52)

須菩提,我念過去無量阿僧衹劫於然燈佛前得值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悉皆供養承事,無空過1者。若復有人於後末世2能受、持、讀、誦此經3,所得功德於我所供養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Subhūti, I recall that during the far remote past before Dīpamkara Buddha, there were eighty-four thousand myriads of millions of Buddhas, and to every one of them I made offerings. Yes, I served them all without the least trace of fault or violation. Nevertheless, whosoever is able to receive, retain, study, and recite this sutra3 at the end of the last epoch2 in the future, he will gain such a merit that mine, from serving all Buddhas, cannot be reckoned as one-hundredth part of his, not even one-thousandth part, not even one-thousand-myriad-millionth part of his. Indeed, no comparison is possible.

心得  Notes: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the “Diamond Sutra” — (52)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 (3-18)

阿難法師,不要使我們蒙羞,靜靜地回去。不要叫外道那些宗派意識濃厚的人聽見你這些話。他們會說;『真丟人!做為這些人的老師還不能治好自己的病,那他怎能治別人的病?』阿難法師,你得小心謹慎地回去,不要讓人看見你。

阿難法師,如來有法的身體[144],那不是靠物質食物維持的。如來有超越物質世間的身體,那是超越一切世俗性質的。已除盡一切不淨,如來的身體不會受到侵犯。如來的身體是無為的,沒一切有為的活動[145]。阿難法師,相信這樣的身體會生病真是不理性也不適當!』

聽了這些話,我懷疑是否我先前錯聽了也誤解了佛,而且我非常非常慚愧。然後我聽見天空來聲:『阿難!這位居士對你都是據實說。不過,因為佛在五濁惡世的時期裡已經現身,他要以行事謙虛低微來教化眾生。所以,阿難,不必羞慚,去取些奶!』

世尊,這就是我和維摩詰間的對談。因此,我不很願意去那位善知識家探望他的病。」

同樣地,其他五百聲聞都不很願意去探望維摩詰。每一位都對佛說出自己和維摩詰間的對話奇遇。

唯,阿難陀,可速默往。勿使我等受斯鄙恥。若諸外道婆羅門等聞此麁言,當作是念:”何名於師,自身有病尚不能救,云何能救諸有疾乎。”可密速去,勿使人聞。

 

又,阿難陀,如來身者即是法身,非雜穢身。是出世身,世法不染。是無漏身,離一切漏。是無為身,離諸有為。出過眾數,諸數永寂。如此佛身當有何疾?』

 

時我,世尊,聞是語已,實懷慚愧。得無近佛而謬聽耶?即聞空中聲曰:『汝阿難陀,如居士言,世尊真身實無有病,但以如來出五濁世,為欲化導貧窮、苦惱、惡行有情,示現斯事。行矣,阿難陀,取乳勿慚。』

時我,世尊,聞彼大士辯說如是不知所云,默無酬對。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如是,世尊一一別告五百聲聞諸大弟子「汝應往詣無垢稱所問安其疾。」是諸聲聞各各向佛說其本緣,讚述大士無垢稱言,皆曰不任詣彼問疾。

[144] The body of the Dharma。
[145] Formative activity。以有為心構成的動作、行為。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the “Diamond Sutra” — (51)

復次,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即為消滅1,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Furthermore, Subhūti, some good men and good women receive, retain, study and recite this discourse, yet they are downtrodden. Why?

Their evil destinies are the inevitable retributive results of the sins committed in their past mortal lives. However, by virtue of their misfortunes in this life, the results of their past evil deeds shall be worked out1, and they will attain the most excellent enlightenment.

心得  Notes: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the “Diamond Sutra” — (51)

「彌陀淨土」群 共修活動

我們「彌陀浄土群 」在 明定法師的鼓勵和推動下始於10/19/16

Oct. 19 建「彌陀淨土」群

Oct.30
迥向白光長老 念佛300008聲

Dec 14 恭賀
阿彌陀佛聖誕 念佛1346316聲

Jan.4 恭賀
佛陀世尊成道 念佛1657490聲

我們第四次的念佛集結是
農曆正月初一,「彌陀菩薩聖誕」。 我們一起互勉努力?
歡迎有興趣參加空中「念佛共修」的同修,可以私下微信給我連絡。,

吉祥經

吉祥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祗陀园给孤独精舍。时已深夜,有一天神殊胜光明遍照园中,来至佛所,恭敬礼拜,站立一旁,以偈白佛,言:“众天神与人, 渴望得利益,思虑求幸福,请示最吉祥。
世尊如是答言:
勿近愚痴人,应与智者交,尊敬有德者,是为最吉祥。
居住适宜处,往昔有德行,置身于正道,是为最吉祥。
多闻工艺精,严持诸禁戒,言谈悦人心,是为最吉祥。
奉养父母亲,爱护妻与子,从业要无害,是为最吉祥。
布施好品德,帮助众亲眷,行为无暇疵,是为最吉祥。
邪行须禁止,克己不饮酒,美德坚不移,是为最吉祥。
恭敬与谦让,知足并感恩,及时闻教法,是为最吉祥。
忍耐与顺从,得见众沙门,适时论信仰,是为最吉祥。
自制净生活,领悟八正道,实证涅盘法,是为最吉祥。
八风不动心,无忧无污染,宁静无烦恼,是为最吉祥。
依此行持者,无往而不胜,一切处得福,是为最吉祥。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 (3-17)

於是世尊對阿難尊者說:「阿難[141],去維摩詰家探望一下他的病情。」

阿難回答:「世尊,我實在不想去那位善知識家探病。為什麼?世尊,記得有一天世尊身體微恙,需要一點牛奶。我拿了鉢,去到一婆羅門大戶[142]的庭院門口等待。維摩詰來到那裡,對我致意之後,說:『阿難法師,在這麼早的早上你持著鉢在這家院門口,想做什麼?』

我回答:『世尊身體微恙,他需要一點牛奶。為此,我來這裡接取。』

維摩詰對我說:『阿難法師,不要說這種事!阿難法師,已經除盡了一切殘餘邪惡又天賦各種的美好,世尊的身體像鑽石一樣的堅韌。疾病和不適怎麼能侵犯這樣的身體?

阿難法師,靜靜地回去,不要輕視世尊。不要對別人說這種事。讓大威力天神或者從各佛土來的菩薩聽到這些話會對他們不好。

阿難法師,轉輪聖王只有少許善根[143]都能免於疾病,已有無量善根的世尊怎麼會有任何疾病?不可能。

爾時世尊告阿難陀:「汝應往詣無垢稱所問安其疾。」
時阿難陀白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於一時間世尊身現少有所疾,當用牛乳。我於晨朝整理常服,執持衣鉢,詣廣嚴城婆羅門家。竚立門下,從乞牛乳。時無垢稱來到彼所。稽首我足而作是言:『唯,阿難陀,何為晨朝持鉢在此?』

我言:『居士,為世尊身少有所疾,當用牛乳,故來至此。』

時無垢稱而謂我言:『止,止,尊者,莫作是語,勿謗世尊。無以虛事誹謗如來。所以者何?如來身者金剛合成,一切惡法并習永斷,一切善法圓滿成就。當有何疾?當有何惱?

唯,阿難陀,默還所止,莫使異人聞此麁言。無令大威德諸天及餘佛土諸來菩薩得聞斯語。
唯,阿難陀,轉輪聖王成就少分所集善根尚得無病,豈況如來無量善根福智圓滿而當有疾?定無是處。

[141] Ānanda。玄奘譯阿難陀。佛弟子中總持第一。

[142] 此婆羅門每天早上布施牛奶。

[143] 福德根源。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the “Diamond Sutra” — (50)

何以故?須菩提,若樂小法1者,著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則於此經不能聽、受、讀、誦、為人解說。2, 3

須菩提,在在處處若有此經4,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當知此處即為是塔,皆應恭敬作禮圍繞5,以諸華香而散其處6

Why, Subhūti, those who find consolation in limited doctrines or cherish the notion of a self, a person, a being, or a soul, are not capable to accept, receive, study, recite or explain this discourse  on dharma.3

Subhūti, wherever this sutra is revealed,4 all gods, men and asuras in the whole realm shall venerate that place with ceremonial obeisance, circumambulation5 and offerings of flowers as if it were a stupa.

心得  Notes: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the “Diamond Sutra” — (50)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 (3-16)

於是世尊對羅睺羅[134]尊者說:「羅睺羅,去維摩詰家探望一下他的病情。」

羅睺羅回答:「世尊,我實在不想去那位善知識家探病。為什麼?世尊,記得有一天許多年輕離呫毗紳士去到我那裡對我說:『羅睺羅法師,你是世尊的兒子,已經拋棄了轉輪聖王之王國,你已經走出濁世[135]。你見到出家有什麼功德和利益?』

當我正在正確教導他們出家的功德和利益的時候,維摩詰來到,向我致意之後對我說:『羅睺羅法師,你不應該用你這種方式教導出家功德和利益。為什麼?出家本身是沒有功德和利益的。羅睺羅法師,對有為法[136]才可說功德和利益。但是出家是無為的。對無為法不能有功德和利益的問題。羅睺羅法師,出家不是肉體上的,而是無物質[137]的。它沒有起始與結束的極端看法。它是解脫之道。它受智者稱頌,尊者擁護,並使眾魔降服。它由五道[138]中解脫,使五眼純淨,培植五力,扶持五根。出家對他人完全無害,也不受邪惡事物侵擾。它規範外道,超越一切宗派。它不執取,沒有我和我的這些習性,是跨越慾望泥淖之橋。它去除了一切動蕩,沒有紛亂與執著。它訓練自己的心智,又能保護別人的心智。它喜歡止,又鼓勵觀。它在各方面都不可褻瀆,所以才叫做出家。這樣離開世俗的人才是真正出家人。年輕人,要在這樣清晰教導之下出家!有佛住世是稀有的。人生得閒又恰有機會是很難得的。此世為人要非常珍惜。』

這些年輕人抱怨:『可是,居士,我們聽說如來宣佈沒得父母同意的人不得出家。』

維摩詰回答;『年輕人,你們要竭力培養自己立志要成就無上正等正覺。那樣就是你們的出家和高等剃度儀式。』長者的孩子中當下就有三十二位立志要成就無上正等正覺。

因此,世尊,我不很願意去那位善知識家探病。」

爾時世尊告羅怙羅:「汝應往詣無垢稱所問安其疾。」
時羅怙羅白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於一時間有諸童子,離呫毘種,來詣我所。稽首作禮而問我言:『唯羅怙羅,汝佛之子,捨輪王位出家為道。其出家者為有何等功德勝利?』

 

我即如法為說出家功德勝利。時無垢稱來到彼所,稽首我足而作是言:『唯,羅怙羅,不應如是宣說出家功德勝利。所以者何?無有功德,無有勝利,是為出家。唯,羅怙羅,有為法中可得說有功德勝利。夫出家者為無為法。無為法中不可說有功德勝利。唯,羅怙羅,夫出家者無彼、無此、亦無中間。遠離諸見。無色、非色,是涅槃路。智者稱讚,聖所攝受。降伏眾魔,超越五趣。淨修五眼,安立五根,證獲五力。不惱於彼,離諸惡法。摧眾外道,超越假名。出欲淤泥,無所繫著。無所攝受,離我我所。無有諸取,已斷諸取。無有擾亂,已斷擾亂。善調自心,善護他心。隨順寂止,勤修勝觀。離一切惡,修一切善。若能如是名真出家。』時無垢稱告諸童子:『汝等今者於善說法毘奈耶中宜共出家。所以者何?佛出世難。離無暇難。得人身難。具足有暇第一最難。』

 

 

諸童子言:『唯,大居士,我聞佛說”父母不聽,不得出家”。』
無垢稱言:『汝等童子但發無上正等覺心,勤修正行,是即出家。是即受具成苾芻性。』時三十二離呫童子皆發無上正等覺心,誓修正行。

 

時我默然不能加辯。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134] Rāhula。玄奘譯羅怙羅。(羅睺羅的羅,應唸「辣」,即許多咒語中的「囉」音。)佛弟子中密行第一。
[135] 出家。
[136] 依各種規則才能成就的事物。
[137] Matter。
[138] Five states of exist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