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 (3-11)

於是世尊對大迦旃延[117]尊者說:「大迦旃延,去維摩詰家探望一下他的病情。」

大迦旃延回答:「世尊,我實在不想去那位善知識家探病。為什麼?

世尊,記得有一天在世尊給僧迦們一些簡短的開示之後,我正詳細說明您開示的話,教他們無常、苦、無我和寂滅的意義,維摩詰來到,並對我說:『大迦旃延法師,不要教授具有活耀性[118]、生及滅的究竟實相!大迦旃延法師,沒有什麼在過去、現在或將來會被毀滅的。這樣才是無常的意義。經由對五蘊空的了知,證悟無生的意義才是苦的真義。有我和無我不二的事實才是無我的真義。沒有內在物質又沒有其他物質來源的東西是不會燃燒的,而不燃燒的東西是不用撲滅的;這種無需熄滅才是寂滅的真義。』

他這樣講道的時候,僧迦們的心智由污染裡獲得解脫,進入不執取狀態。因此,世尊,我不很願意去那位善知識家去探他的病。」

爾時世尊告彼摩訶迦多衍那:「汝應往詣無垢稱所問安其疾。」

迦多衍那白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

憶念我昔於一時間佛為苾芻略說法已便入靜住。我即於後分別決擇契經句義,謂無常義、苦義、空義、無我義、寂滅義。時無垢稱來到彼所,稽首我足而作是言:『唯,大尊者迦多衍那,無以生滅分別心行說實相法。所以者何?諸法畢竟非已滅、非今滅、非當滅義,是無常義。洞達五蘊畢竟性空,無所由起,是苦義。諸法究竟無所有,是空義。知我、無我無有二,是無我義。無有自性,亦無他性,本無熾然,今無息滅。無有寂靜、畢竟寂靜、究竟寂靜,是寂滅義。』
說是法時,彼諸苾芻諸漏永盡,心得解脫。時我,世尊,默然無辯。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117] Mahākātyāyana。佛弟子中善解契經。(迦應唸成「卡」(對應kā);旃音zhan,不能對應tyā。tyā應唸成「特唷(二合)」。玄奘譯「多」)。
[118] Activity。活動。活躍;動作;活動力;能動性。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the “Diamond Sutra” — (44)

是故佛說菩薩心不應住色布施1, 2

須菩提,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故,應如是布施。

Thus Buddha said that a bodhisattva should give away alms without any obsession.1, 2

Subhūti, to benefit all living beings, a bodhisattva should give alms away in this manner.

心得  Notes: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the “Diamond Sutra” — (44)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 (3-10)

富樓那法師,所有這些僧人過去都從事大乘,只是現在忘了覺悟心。所以不要指點他們聲聞乘。聲聞乘不是終極有效。就體認眾生的六根利鈍而言,你們聲聞就像與生俱盲的人。』

就這時候,維摩詰入定,使那些僧人憶起他們不同的前生。為了圓滿覺悟,他們前生曾供養過五百位佛,已有各種福德根源。在他們自己的覺悟心變得清晰的時候,他們對那位善知識頂足,恭敬地合掌。他教他們佛法,而他們也都到了立志成就無上正等正覺,不復退轉的境界。這讓我覺得:不知道他人念頭或傾向的聲聞是沒有能力教任何人佛法的。為什麼?這些聲聞不是辨識眾生六根優劣的專家,也不像如來、應供和圓滿成就的佛那樣地一直在靜定中。

因此,世尊,我不很願意去那位善知識家去探望他的病。」

尊者滿慈子,是諸苾芻皆於往昔發趣大乘心。祈菩提中忘是意。如何示以聲聞乘法?我觀聲聞智慧微淺過於生盲。無有大乘,觀諸有情根性妙智不能分別一切有情根之利鈍。』

時無垢稱便以如是勝三摩地,令諸苾芻隨憶無量宿住差別。曾於過去五百佛所種諸善根,積習無量殊勝功德,迴向無上正等覺心。隨憶如是宿住事已,求菩提心還現在前。即便稽首彼大士足。時無垢稱因為說法。令於無上正等菩提不復退轉。時我,世尊,作如是念:諸聲聞人不知有情根性差別,不白如來,不應輒爾為他說法。所以者何?諸聲聞人不知有情諸根勝劣,非常在定如佛世尊。

 

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the “Diamond Sutra” — (43)

是故,須菩提,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1

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2

若心有住,即為非住3

Therefore, Subhūti, a bodhisattva should leave every single notion behind, then make his determination upon attaining the most excellent and universally perfect enlightenment.1

He should cultivate his thoughts2 while not being obsessed with forms and not being obsessed with sounds, odors, flavors, textures, or dharmas. He should cultivate his thoughts while not being obsessed with any object.

Why?

For every single obsessed, there is no obsessed.3

心得  Notes: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the “Diamond Sutra” — (43)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 (3-9)

於是世尊對富樓那彌多羅尼子[114]尊者說:「富樓那,去維摩詰家探望一下他的病情。」

富樓那回答:「世尊,我實在不想去那位善知識家探病。為什麼?世尊,記得有一天我在大森林裡教年輕僧人佛法。維摩詰來到,並對我說:『富樓那法師,自己要先入定,觀看這些年輕比丘的心智,然後教他們佛法。不要把腐爛的食物放進鑲著珠寶的鉢!得先瞭解這些僧人的傾向,不要分不清無價的藍寶石和那些玻璃珠!

富樓那法師,沒有檢驗過眾生的六根[115],不要設想他們六根的偏見;不要傷害沒有傷口的人;不要將小乘強加給熱望大乘的人;不要試著把大洋倒入牛蹄印[116]裡;不要試著把須彌山納於芥末子內;不要分不清太陽的燦爛光輝和那螢蟲之光;不要讓讚嘆獅子吼的人去聽豺狼的咆嚎!

爾時世尊告滿慈子:「汝應往詣無垢稱所問安其疾。」
時滿慈子白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於一時間在大林中,為諸新學苾芻說法。時無垢稱來到彼所。稽首我足而作是言:『唯滿慈子,先當入定觀苾芻心,然後乃應為其說法。無以穢食置於寶器。應先了知是諸苾芻有何意樂。勿以無價吠琉璃寶同諸危脆賤水精珠。
尊者滿慈,勿不觀察諸有情類根性差別授以少分根所受法。彼自無瘡,勿傷之也。欲行大道,莫示小徑。無以日光等彼螢火。無以大海內於牛跡。無以妙高山王內於芥子。無以大師子吼同野干鳴。
[114] Pūrṇamaitrāyaṇīputra。玄奘譯滿慈子。佛弟子中說法第一。
[115] 眼(視覺),耳(聽覺),鼻(嗅覺),舌(味覺),身(觸覺),意(心理覺知)。
[116] 牛蹄在泥地上留下的小坑洞。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42)

何以故?須菩提,如我昔為歌利王1割截身體。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2

何以故?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

須菩提,又念過去於五百世作忍辱仙人。於爾所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3

Why, Subhūti, when I was mutilated by the Raja of Kalinga1 in the past, I had been free of the notion of a self, a person, a being, or a soul.2

Had I had the notions aforesaid while my body was cut apart piece by piece, I would have raised anger and hatred.

Subhūti, I recall as well that I had been a patience practitioner, an ascetic, for five hundred lives in the past. During those lives I had been free of the notion of a self, a person, a being, or a soul.3

心得  Notes:

Continue reading 金剛經筆記 Notes on “Diamond Sutra” — (42)

佛說阿彌陀經 課堂筆記分享(一)

佛說阿彌陀經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
清西有沙門蕅益智旭解

原經名是「稱讚不可思議功德一切諸佛所護念經」後經譯者羅什大師為憫眾生更名《佛說阿彌陀經》,以持誦經名即得與阿彌陀佛結緣為原由。,
這是世尊無問而自說的一部經。為何說?暢悅所懷也,因為「眾生成佛機熟,為說此法,令一切眾生一生究竟成就故」。
在開始講經之前,師父告訴我們古德解經一般是按照天台家五重玄義及七種立題的方法,將這部經的大意綱要先介紹一個輪廓。。

五重玄義是:
一、釋名:解釋經題。
二、辨體:明經之正體,大乘經皆以實相為正體。
三、明宗:明這部經修行之方法。
四、論用:依據這部經修行能得到什麼受用。
五、判教:判別經教給予定位。(是大乘、小乘,是藏、通、別、圓。 )

七種立題
天台宗以一切經題不出人、法、喻三者,此中,又由單、復、具足之不同而生分別,即單三、復三、具足一,總為七種。
(一)單人立題,如佛說阿彌陀經。佛為能說之人,阿彌陀為所說之人,乃以兩土之果人立名。
(二)單法立題,如涅盤經。涅盤為經中所說之法,是為以法立名。
(三)單喻立題,如梵網經。梵網乃梵天之羅網,以譬戒律之節目交絡無盡,是為以譬立名。
(四)人法立題,如文殊問般若經。文殊為人,般若為法。
(五)法喻立題,如妙法蓮華經。妙法為法,蓮華為譬。
(六)人譬立題,如如來師子吼經。如來為人,師子吼為譬。
(七)具足立題,如大方廣佛華嚴經。大方廣為法,佛為人,華嚴為喻。

一、釋名
佛說阿彌陀經 是單人立題
能說的是釋迦牟尼佛
所說的是阿彌陀佛

阿彌陀:「阿」無。「彌陀」量。意思是光無量、壽無量、覺無量,「阿彌陀」因行果滿,萬德具足,萬行壯嚴有無量義。
佛者覺也。
佛說阿彌陀為諸經之別名,經者為諸經之通名。契經,上契十方諸佛之所說之理,下契一切眾生之機。貫串佛說之法為經,三藏之一。

二、辯體
辨體是辨明大乘法的夲體,即實相理體,即真心妙性。
釋迦牟尼佛所説的大乘經都是以實相為正體
例如:
大方廣華經以一真法界為正體
圓覺經以圓覺為正體
大乘起信論以真如為正體
吾人現前一念心性、不在外、不在內、不在中間、非過去、非現在、非未來、非青黃赤白、長短方圓、非香、非味、非觸、非法。覓之了不可得,而不可言其無。

迴向的甚深力量一一

 

每次修持結束時,不僅為自己的安樂,也要為一切有情眾生的利益與證悟,迴向你所獲得的任何福德。而且,你不必等到一座修持結束才迴向,任何時候都可以這麼做。你可以試著在每次大禮拜後迴向,這樣可以保證不會浪費掉任何一個大禮拜的福德。

你也可以將所有在過去生中忘記迴向的福德拿來迴向,例如這段祈請文:

我以剛才積聚的一切福德,

過去生中積聚而遺忘的一切福德,

以及未來世將積聚的一切福德,

迴向一切有情眾生之利益與證悟。

無論你是多有經驗的佛法修行者,很重要的是要記住,唯一能讓你的一切行為,而不只是座上的修持,都能利益自己與他人的方法,就是運用這“三殊勝法”。一切都取決於發心因此,永遠別忘記要生起帶領一切有情眾生直至圓滿證悟的發心。即使只是點燃一支蠟燭,你的發心愈廣大,你積聚的福德就愈多。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 (3-8)

世尊,我聽到維摩詰的這些話,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該做什麼。我完全陷入昏暗。不要鉢了,我就要離開他家。此時維摩詰對我說:『須菩提法師,不要害怕這些話。拿去你的鉢。你會怎麼想?須菩提法師,如果是如來創造出來的化身對你說這些話,你會害怕嗎?』

我回答:『不會,閣下。』

他就說:『須菩提法師,萬物的本性就像幻影,像魔術裡的化身。所以你不該害怕那些。為什麼?所有的話也有那樣的性質。因此聰明人不執著於話語,也不害怕話語。為什麼?除非像解脫,最後所有言說都不存在。萬物的性質就是解脫。』

維摩詰這樣講完道理的時候,兩百位天人得了能觀萬物、沒有阻礙或污垢的純淨法眼,五百位天人得了柔順忍。至於我,我說不出話來,不能給他回應。因此,世尊,我不很願意去這位善知識家去探病。」

時我,世尊,得聞斯語猶拘重闇,迷失諸方。不識是何言,不知以何答。便捨自鉢,欲出其舍。時無垢稱即謂我言:『尊者善現,取鉢勿懼。於意云何?若諸如來所作化者以是事詰,寧有懼不?』

 

我言:『不也。』

無垢稱言:『諸法性相皆如幻、化。一切有情及諸言說性相亦爾。諸有智者於文字中不應執著,亦無怖畏。所以者何?一切言說皆離性相。何以故?一切文字性相亦離。都非文字,是則解脫。解脫相者即一切法。』

世尊,彼大居士說是法時,二萬天子遠塵離垢。於諸法中,得法眼淨。五百天子得順法忍。時我默然頓喪言辯不能加對。故我不任詣彼問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