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 (1-4)

佛法是正直的、寂靜的、微妙的、優雅的、難以看見又不易體認。他們是佛道專家。有天賦智慧,能瞭解眾生的念頭和念頭的來去。藉著佛無比智慧的灌頂[16],他們已是神聖。由於高度堅心,他們已有近乎佛的十種威能[17]、四種無畏[18]和十八種特性[19]。已渡過可怕的惡道輪迴深淵,然而為了教化眾生,他們自願於各道再度化生。是大醫王,瞭解煩惱的一切病症,他們能適切地施用法藥。是無限德行的無盡寶礦,他們以此德行光輝榮耀無數佛土。只要看到、聽到,甚至只要接近他們,即獲大福。若要頌楊他們,以無數百千萬億劫的時間也說不盡他們如洪流般的德行。

(1-4)

正直、審諦、柔和、微密、妙達諸法、難見、難知。甚深實義,隨入一切。有趣、無趣,意樂所歸。獲無等等佛智灌頂。近力、無畏,不共佛法。已除所有怖畏惡趣,復超一切險穢深坑,永棄緣起金剛刀仗,常思示現諸有趣生。為大醫王,善知方術。應病與藥,愈疾施安。無量功德皆成就,無量佛土皆嚴淨。其見聞者無不蒙益。諸有所作亦不唐捐。設經無量百千俱胝那庾多劫,讚其功德亦不能盡。

 

 

[16] Anointment。使某人神聖之儀式。

[17] Ten powers。十力。知曉道理與非道理的智力、知三世業報的智力、知諸禪和解脫三昧的智力、知諸根勝劣的智力、知眾生諸知解的智力、知眾生諸境界不同的智力、知眾生行道因果的智力、知天眼無礙的智力、知宿命無漏的智力、知永斷習氣的智力。

[18] Four fearlessnesses。佛說法時的四種無畏:對體認萬物無畏,對滅盡一切不淨的知識無畏,對必有障道的先見無畏,以及對通向超級成就的正確性無畏。

[19] 十八種不共法:身無失、口無失、念無失、無異想等等十八種只有佛才具有的特別性質。不與三乘共有。

佛家的慈悲

佛家的慈悲啊,就不是一般的爱、一般的仁、一般的道德了,超过道家,超过儒家,超过一切宗教。《心经》的頭一段:“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这个“一切”包括得很宽,度一切苦厄到哪里去呢?到涅槃境界、菩提境界。这个境界很廣大,佛心就是廣大心、清净心、正直心、平等心、慈悲心。若没這種心,就不能度眾生!

痴迷顛倒

我們因痴迷顛倒,於日常生活中,一舉一動,恆違戒律;一餐一水,頻犯尸羅(威儀戒,生活中的小戒)一日所犯,不知有多少?更何況歷劫以來,生死纏縛,罪業無量呀!我們若懼地獄之苦,就須以佛法為鞭策,每日於佛前,求哀懺悔,不懈怠。如寶珠陷入淤泥,我們日日洗濯,縂有洞達光明的一天。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 (1-3)

在瞭解一切眾生諸根上他們是專家。自信而且勇敢,能攝服一切大眾。已經得到功德和智慧兩大寶庫,他們身上有一切吉相與特徵[11],不用佩飾就已美麗。名聲和榮耀像須彌山頂一般崇高。他們對佛、法、僧高度堅定的信心像鑽石般牢不可破。照耀各地的法寶之光降下甘露[12],如雨般落於他們身上。 善知有情諸根勝劣。一切大眾所不能伏而能調御,得無所畏。已積無盡福智資糧,相好嚴身,色像第一。捨諸世間所有飾好。名稱高遠,踰於帝釋。意樂堅固,猶若金剛。於諸佛法得不壞信,流法寶光,澍甘露雨。

 

他們的聲音在發聲和共鳴上都已完美。又多才多藝,能說各種語言。參透了深奧的緣起法則,打破了心理本能習慣上對所有關於有[13]與無[14]的堅持。像獅子般無畏地發出雷的宏大教導。他們無與倫比,勝過一切評判標準。他們是發掘佛法[15]寶藏、善根與智慧寶庫旅途中的最佳嚮導。

(1-3)

於眾言音,微妙第一。於深法義,廣大緣起。已斷二邊,見習相續。演法無畏,猶師子吼,其所講說乃如雷震。不可稱量,過稱量境。集法寶慧,為大導師。

 

 

[11] Auspicious signs and marks。八十種好和三十二身相。

[12] Ambrosia。天神的食物。

[13] Finitude。指絕對論(絕對有)與虛無論(絕對無)。

[14] Infinitude。假設空(voidness)是個能自行存在的本質。

[15] Dharma。此字之意義甚多,佛法只其中之一。或簡稱「法」。《The Harper Collins Dictionary of Religion》 (J. Z. Smith, Gen. Ed., Harper Collins, 1995),列出:elements or basic constituents of existence, mental objects, circumstances or conditions of life, impermanence, the Buddhist Path, the goal of the path (namely, nirvana), virtue or virtuous conduct, principles of conduct or religious vows, worldly laws and justice和quality。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 (1-2)

有菩薩三萬兩千位,偉大的、受到舉世歡呼的心靈英豪。致力於大神通的識破功能,他們受到供養和佛恩加持。他們是法城的守護者,高舉真正教義。偉大的教導像獅子吼般在十方迴響。不需請求,他們就是一切眾生天生的心靈保護人。他們降服眾魔和怨敵,折服一切批判,護持三寶使之延續不斷。 菩薩摩訶薩三萬二千。皆為一切眾望所識。大神通業修已成辦。諸佛威德常所加持。善護法城,能攝正法。為大師子,吼聲敷演,美音遐振周遍十方。為諸眾生不請善友。紹三寶種,能使不絕。降伏魔怨,制諸外道,永離一切障及蓋纏。

 

他們的專注[5]、智慧、實修、禪定、咒語[6]和辯才皆已至善。不受蒙蔽,沒有情感牽絆,他們住於毫無掛礙的解脫之中。因為在布施,寂靜、堅定、誠心的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解脫技法的本領、發心、威能[7]和一切智[8]上的卓越,他們受到完全供養。他們已得到對一切事物畢竟不可理解的信忍[9]。他們推動不退轉法輪,以無跡象[10]徽章而受印記。

(1-2)

念定總持,無不圓滿。建立無障解脫智門。逮得一切無斷殊勝。念慧等持,陀羅尼辯,皆獲第一。布施、調伏。寂靜、尸羅、安忍、正勤、靜慮、般若、方便善巧、妙願、力、智波羅蜜多,成無所得。不起法忍。已能隨轉不退法輪。咸得無相妙印所印。

 

[5] Mindfulness。注意。

[6] Incantation。總持、精要。

[7] Power。威力。

[8] Gnosis。靈慧。

[9] They had attained the intuitive tolerance of the ultimate incomprehensibility of all things。Tolerance多翻「忍辱」,但未必以受辱為條件。忍,不但要忍耐違逆之境,不起嗔心,並且在忍耐中安住于實相依然繼續成長。例如破了舊思想,接受新思想,忽然大開眼界,內心受到震驚。要相信新的思想、直觀真理並忍住震驚,或不用去理解一些不重要的旁枝細節而以直覺相信佛理並在此新狀態下成長。故intuitive tolerance為「信忍」,包含無嗔、精進、審慧。

[10] Signlessness。參見註32。無跡象是指無神蹟或徵兆。若對所有的跡象或徵兆不著於心,神蹟等於無神蹟。神蹟不久留。從這層而言,神蹟等同於空假(voidness)。又,對空假的神蹟怎能有所祈願?所以無神蹟等同無願作(wishlessness)。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 (1-1)

第一章 佛土的淨化 序品第一
崇讚過去、現在、未來所有一切佛、菩薩、緣覺及聲聞四聖。  
有一次我聽到的是這樣的: 如是我聞:
住在毗耶離城[1]庵羅樹園[2]的佛與大眾聚會。會眾中有八千位比丘,皆為聖者。已無不淨和苦惱,皆已得自制。他們的心[3]因圓滿的知識而完全解脫,他們靜默又有尊嚴,像皇家大象。已經完成了他們的工作,做了該做的,丟了包袱, 達到他們的目標,而且完全摧毀了”存在”的束縛[4]。他們每位對每種形式的心念控制都已達到極端完美。 (1-1) 一時薄伽梵住廣嚴城菴羅衛林,與大苾芻眾八千人俱。

 

[1] Vaisali。另譯為吠舍離、毘舍離。位於中印度。是附近六大城中一大城,十六大國中一大國。是佛陀圓寂之地。也是佛滅後一百年,七百賢聖第二次結集佛經之處。國內之種族為Licchavi(離呫毘。(呫音”撤”)。見註21)。亦譯離車、跋闍子。(闍音”舌”)。

[2] Amrapali。

[3] Mind。

[4] Bonds of existence。古譯為”有縛”。existence古譯為”有”。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 (0-1)

前言

《維摩詰的教導》即平常所稱的《維摩詰經》或稱為《佛說維摩詰所說經》。三藏法師玄奘譯本稱為《說無垢稱經》。它是般若時之前的一部非常精彩的故事型佛經。維摩詰菩薩,經中的主角,由妙喜世界前來,已得了不可思議解脫,卻以居士身出現,以一般的說法引導民眾,以相反的觀念令羅漢思考,以不二性的觀念與菩薩和佛對話。他折服了所有的羅漢和菩薩,亦使佛讚嘆。 Continue reading 《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 (0-1)

禮拜千佛寶懺的意義

爾時釋迦牟尼佛告大眾言。我曾往昔無數劫時。於妙光佛末法之中。出家學道。聞是五十三佛名。聞已合掌。心生歡喜。復教他人。令聞持。他人聞已。展轉相教。乃至三千人。此三千人異口同音。稱諸佛名。一心敬禮。如是敬禮。諸佛因緣功德力故。即得超越無數億劫生死之罪。 Continue reading 禮拜千佛寶懺的意義

在群體中,朋友圈內,常常看到有些人常以佛弟子自居(壽者相、人相皆具足),但固執、傲慢,不反省,常常指別人皆錯自己皆對,若遇到此境界時,我們當知如何面對了,力忍、反忍、觀忍、慈忍、忘忍、喜忍!我們能做的到嗎?              ----Soph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