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 維摩詰所說經》與玄奘《說無垢稱經》對照(7-2)

文殊師利進一步問:「大人,如果菩薩這樣看待一切眾生,他如何會對他們生出大慈?」

維摩詰回答:「文殊師利,菩薩這樣看待一切眾生時,他會想:”正如我已經體驗了佛法,我應該同樣將它教給眾生”。所以,他生出的大慈,是給一切眾生的避難處;是平和安靜的,因為毫無執取;是不興奮的,因為沒有衝動煩惱;是與實相符合的,因為在三世裡都是性情平和的;是不衝突的,因為沒有激動的暴力;是不二元的,因為既不包括外界也不涉及本性;是不可能被擾動的,因為它全然究竟。

妙吉祥言:「若諸菩薩如是觀察一切有情,云何於彼修於大慈?」
無垢稱言:「菩薩如是觀有情已,自念”我當為諸有情說如斯法,令其解了”。是名真實修於大慈,與諸有情究竟安樂。如是菩薩修寂滅慈,無諸取故。修無熱慈,離煩惱故。修如實慈,三世等故。修不違慈,無等起故。修無二慈,離內外故。修無壞慈,畢竟住故。

Leave a Reply